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番外之很多很多年后
    最近的菀儿有点怪。

     身为枕边人,君青琰能够很敏感地察觉出来。只不过问了菀儿,她却半句也不说。只道最近癸水来了,情绪不太稳定。君青琰算了算,这几日的确是菀儿来癸水的日子。

     每逢癸水来临,菀儿的情绪便会有些低落。

     已经习以为常的君青琰晓得但凡菀儿在癸水其间的低落是无法解决的,这么多年了,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便是等。待癸水结束后,菀儿低落的情绪自然而然便会不翼而飞。

     思及此,君青琰进了灶房。

     他动作娴熟地生了火,准备给菀儿做点甜食。菀儿平日里心情不佳,吃几块甜食很快便忘记自己为何心情不佳了。君青琰准备做菀儿酥和云片饼,他打算再做多一样。

     他看了眼窗外,时值春日,院里的玉兰花开得正盛。

     君青琰想了想,在院落里折了两朵玉兰花,用水洗净后,又在灶台上揉了面粉,锅里的水也烧好后,准备蒸玉兰花糕。

     活得久了,他可以博览群书,还可以掌握很多东西,比如做饭,尤其是菀儿喜好甜食,他每走一个地方便会搜集当地有名的甜食,学得做法,甚至还能举一反三。

     上上个二十五年,他与菀儿去了东瀛。菀儿与当地的东瀛女子发生了争执,那东瀛女子硬要说东瀛的甜食精致而美味,区区中原又岂能比及?他听得此话,默不作声地做了一桌中原甜食,东瀛女子最后哭着离去,不过后来女子又返回,问能不能将吃剩的带走。

     菀儿高兴极了,说也许可以留在东瀛开一家甜食铺子,然后让所有东瀛人跪在中原甜食的脚下。

     君青琰想着菀儿在中原待厌了,便索性换个地方,遂在东瀛开了家中原之甜的小铺子,开了整整十年,第十一年方与菀儿离开东瀛,回了中原。

     闻得甜食的香气,君青琰掀开了锅,他心里想着事,一没留神被烫了下,将锅+盖打翻了。

     他蹲下去捡起锅盖,方将甜食端了出来,准备等凉了一些,再端到屋里。过了片刻后,他摸了摸白釉如意纹瓷碟的边沿,温度已经下降了。他轻轻一嗅,甜食的香气迎面扑来。

     他有些馋,可他知道龇麟不会喜欢吃。到时候定要肚疼一番,菀儿也会自责担心。如此一想,馋虫也不翼而飞了。君青琰将甜食搁在托盘上,走出了灶房。

     菀儿半躺在美人榻上,翻着书册。

     君青琰进了屋,笑着说:“菀儿,我做了菀儿酥,云片饼还有玉兰花糕。”果不其然,菀儿的眼睛亮了下,随即向他望来,之前低落的情绪也寻不着踪影了。

     她搁下书册,三步当两步地向他走来。

     “是院里的玉兰花做的么?我今早刚好看见玉兰花开了,还开得很是灿烂。”她坐在绣墩上,正要用手去拈起玉兰花糕,又默默地收回,拿手帕擦了擦手,才继续拈起玉兰花糕。她也忘了不知道从一年开始,兴许是去了东瀛还是西方的缘故,每回吃饭,阿琰必定要她先擦净了手再吃。久而久之,也养成了习惯。

     玉兰花糕入口,菀儿只觉玉兰花香萦绕鼻间,入口即化的美味简直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了。

     君青琰看着她。

     瞧她吃得眉开眼笑的,心里也放松了不少。他洗了个黄梨,咬了一口,说:“下午我们出去走走吧,今天有庙会,应该会很热闹。”

     菀儿说:“好。”

     君青琰看了眼美人榻,又说道:“方才你看什么书?”

     菀儿说道:“东瀛带回来的话本。”

     君青琰道:“我看看是什么话本。”他刚要起身,菀儿倏地站起,说道:“阿琰。”

     君青琰微微一怔。

     菀儿说道:“今天的庙会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早上便开始了。”

     “我吃饱了,我们去看看庙会吧。”她将吃剩一半的菀儿酥搁回瓷碟上,挽住了君青琰的胳膊,说:“走吧走吧,我好久好久没有看过庙会了,不知如今的庙会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君青琰无奈地道:“剩下的不吃了?”

     菀儿重重地点头。

     “对,不吃了,晚上回来吃也一样,甜食冷了更好吃。”

     庙会一如既往的热闹。

     大街小巷人山人海的,车水马龙。寺庙外张灯结彩的,红灯笼挂得铺天盖地都是,还有各式各样的小摊档,伴随着吆喝声,庙里还时不时有木鱼声传出,每逢庙会,寺庙里必有经会,会有许多教徒前去聆听。

     不过于菀儿而言,庙会与她以前看过的并无什么不同。

     形式还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摊档里卖的东西乃当下时兴的小物。

     “要不要去庙里看看?”君青琰问。

     菀儿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她说道:“去摊档看看吧,我方才见到有不少当地的陶瓷发簪,倒也稀奇。”遂两人走到了摊档前,摊档里摆了五颜六色的发簪,有许多有趣的图案。

     君青琰拾起一支兔儿发簪,说道:“这个做得倒是精致。”

     兔儿眼红红,拇指般大小,做得活灵活现的,若戴在菀儿如云的乌发上,想必会好看极了。他扭头看了菀儿一眼,却发现她有些心不在焉,是在看着摊档上的发簪,但是身为她的枕边人,他又岂会看不出她在走神?

     君青琰放了回去。

     摊主说道:“公子当真好眼光,此簪做功精妙,兔儿也是经过数道程序方烧制而成的,上头的眼睛都是一笔一画勾上去的,戴在您夫人的发髻上一定好看。”

     见君青琰不为所动,摊主又瞅了下菀儿,说道:“此簪买回去一定物超所值。”

     蓦地,摊主注意到菀儿发髻上的含珠步摇,珠子明晃晃的,都能将人儿照出来了,一看就知是价值不菲的。摊主卖得了簪子,自然对簪子也是识货的,一看便知是稀罕的东西,那珠子的成色与光泽像极了东珠,近来东珠的价格被炒得说极高,像她发簪上那么大的一颗,可以在江南地区最繁华的地方买一座五进的院落。

     不过摊主自然不知东珠在数百年前价格没那么高,且此颗东珠还是君青琰与菀儿在海上自己采来的。

     意识到眼前的两位气度不凡,必然是有家底的,那么他们摊档上的东西估摸也就是图个新鲜和热闹。摊主顿时就改了说辞,他笑眯眯地道:“公子夫人,你们瞧瞧这兔儿做得多好看,买回去最适合哄小女娃了。我家的女娃最喜欢兔儿猫儿,一见到这样的东西都吵着要玩呢。”

     菀儿拾起了兔儿发簪,还有旁边的鱼儿发簪,都是陶瓷做的,图案画得栩栩如生。

     她道:“就要这两支。”

     摊主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好叻好叻,这就给夫人包起来。”

     买了发簪后,菀儿也不想逛庙会了。她说:“阿琰,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

     君青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片刻后方说:“好。”两人一起回了家,他们住在半山腰,位置很偏僻也安静。屋子不大,只有几间房。屋里也没有侍婢和仆役,只有菀儿与君青琰两人。

     屋子是菀儿挑的,近来她很喜欢小小的屋子。

     仆役与侍婢两人也不用了,之前世代服侍君青琰的仆役也被遣散了,长生不老的人与每逢二十五年化玉的人,毕竟为世俗所不容,有时候只有夫妻俩一起住反倒是自在得多。

     君青琰将桌上的托盘与甜食收拾了,洗净瓷碟后,方重新回了房。刚推开房门,他便见到菀儿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刚刚买回来的发簪发呆。

     他放轻了脚步,并没有打扰她,而是静悄悄地关了门,他走到箱笼前,轻轻地打开。

     菀儿每次在美人榻上看完书后,便会放在这个箱笼里。

     倏地,他眸色微深。

     他关好了箱笼,神情有些严肃。

     他缓缓起身,对菀儿道:“菀儿,我们谈一谈。”

     菀儿回神,放下了发簪。

     君青琰说道:“我们去外面谈。”

     院子的中间栽了一株玉兰树,玉兰树下有一张石桌,和两张石椅。平日里菀儿除了喜欢在屋里的美人榻看书之外, 偶尔还会在玉兰树下晒太阳,或者将美人榻搬到玉兰树下,透过玉兰树眯着眼看着太阳,懒洋洋的,很是惬意。

     两人石桌前坐下。

     菀儿问:“阿琰想要谈什么?”

     君青琰盯着她,半晌方轻叹一声,从背后拿出了一本书册,正是方才菀儿口中所说的“东瀛带回来的话本”。

     菀儿面色微变。

     君青琰说道:“这个问题,我们谈过的,当时也说好了的。”

     石桌上的书册哪儿是什么东瀛带回来的话本,而是一本育儿手册。

     菀儿垂下了眉眼,说道:“我只是想一想而已,我晓得不能要孩子,可……可是我真的只是想一想。”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期间也不知有多少个二十五年,她一次又一次地化玉成人,一次又一次恢复记忆。这么多年,只有他们两个人,再无其他。她也晓得养个孩子,只会是累赘,兴许还会让他们的秘密暴露在世人之间,惹来祸患。

     可是她前些时日见到一个小女娃被一年轻妇人抱在怀里,小女娃的声音软糯软糯的,扎着可爱的丫髻,还在牙牙学语。年轻妇人温柔地拭去她额上的汗水,小女娃咿咿呀呀地喊了声“娘”。

     登时,她便觉得心缺了一块。

     她也想养一个娃娃。

     但是她知道她身份特别,压根儿不适宜养娃,所以便努力地压下了念头。可是昨天夜里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真的有了个娃,尽管不是她和阿琰生的,而是外头捡回来的。

     可看着小女娃蹒跚学步的模样,她的心柔软得不可思议。

     她说:“兴许是癸水来了的原因,所以我才会一直想着要养个孩子,男娃女娃都好。不过!阿琰你放心,我真的只是想一想而已,我知道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所以我真的只是想一想而已……”

     接下来的一炷香时间内,菀儿连着重复七八遍我只是想一想这句话。

     君青琰看着她。

     她咬着下唇。

     他问:“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菀儿一怔,回答道:“第三十个二十五年?还是第三十一个?”

     君青琰说道:“是第三十二个。”

     她又下意识地咬着下唇。

     君青琰的手抚上她的唇,说道:“不要咬,我问了你这个问题只是想说明一事,你我夫妻多年,我又岂会不懂你?可是菀儿,”他的神情变得认真,“我不愿失去你,更不愿有一丝一毫的风险。”

     玉人化玉本就是一件极有风险的事情。

     为此,如今他才遣散仆役侍婢,只余他们两人。有了孩子,很多事情他便不能掌控,他无法冒这样的风险。任何阻碍菀儿化玉的风险,他都必须要排除掉。

     菀儿张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合上了唇。

     当夜两人歇息时都有些沉默。

     君青琰晓得此事他必须有自己的立场,遂也不再多说什么。此事他说多了无益,菀儿生出的这个念头要想消去,只能由她一人独自想通。

     兴许过多几日菀儿便想通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君青琰渐渐睡下。次日醒来的时候,君青琰一睁眼便觉得身边缺了点什么,伸手一摸,说空的,不像往日里的温香软玉。丁点的睡意随即消失,他猛地坐起。

     “菀儿?”

     没有人应他。

     君青琰没由来的有些惶恐,菀儿向来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的,这么早起来俨然有些不对劲。想到数百年前,他因为自己的失误,而险些失去菀儿,他心中倏然一紧。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伸手摸了摸床榻,是冷的,也就是说菀儿已经离开很久了。菀儿不是因为事情谈不拢就负气离家出走的人,不过想起昨夜菀儿黯然的神色……

     他登时回神。

     现在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他连忙下了床榻,正想着要去哪儿寻找菀儿时,他忽然苦笑了声。

     果真是关心则乱。

     菀儿哪里会丢?他是蛊师,有成千上万的迷踪蛊。

     就在此时,房门忽然被轻轻地推开了。

     菀儿挎着一个篮子进来,笑吟吟地说道:“师父,我买了黄梨回来。今早有人在山下卖梨,皮薄又大还新鲜,卖梨的老婆婆说是这种梨叫金山梨,水多又甜。”

     她搁下篮子。

     “老婆婆人可好了,说我长得像她的孙女,临走前还送了我两个苹果。”

     君青琰却是一怔。

     “你……喊我师父?”

     菀儿化玉许多回后,她便极少喊他师父了。有关“师父”的记忆,就像是一场遥远的梦。菀儿笑说:“对呀,今早醒来的时候想起了许多年前的事情,我曾当过一回公主吧,封号好像是明玉?具体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我克死了五位驸马。”

     她拿了帕子开始擦梨,一个一个仔细地擦。

     似是想起什么,她又说道:“还记得我认了阿琰为师呢。”她笑了声,又说道:“至今还记得当时克死五位驸马的心情,想着自己当真是个祸害,又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得罪了神仙,不然为什么这辈子只想找个如意郎君生个娃娃也这么困难呢?”

     君青琰说道:“驸马不是你克死的。”

     菀儿说道:“我记得的,后来好像查明了真相,是……”她皱起了眉头,“我那时是不是还有个兄长?”

     君青琰不欲提起容荀,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嗯,你今天何时起来的?”

     菀儿说道:“今天起来得早,见你睡得正香便没叫你起来。阿琰放心,我出去的时候带了蛊虫的。”

     “我没有不放心。”

     菀儿撇嘴道:“阿琰骗人,我进来的时候你脸色都变了。阿琰以为我去了哪儿?”说到此处,她叹了声,轻轻地依偎在他的身侧,说道:“阿琰,我不会再被人掳走的,你莫要担心。我记得阿琰,即便哪一日被丢在茫茫人海中,就算是爬也会爬回来。”

     君青琰心中微暖,伸臂揽住了她的腰肢。

     菀儿又道:“我记得我曾和阿琰说过,我并非只能由阿琰你守护,我也可以守护阿琰的。我当公主的那一辈子,最后是我将阿琰救了出来。”

     君青琰笑道:“我从未想过只懂得吃的菀儿如此能干。”

     菀儿瞪直了眼:“什么叫做只懂得吃!我一直都很能干好吗!”她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我能吃也不能怪我呀,是阿琰你做的吃食太好吃了。”

     “嗯,都怪我。”

     见他眼里满是揶揄,菀儿蓦然意识到一件事。

     她懊恼地道:“阿琰好生狡猾!明知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偏偏将我带歪了!”她嘀咕了一声,说道:“果然是当过皇帝的人!”

     “菀儿也是当过皇后的人,红豆肉团小碗酥皇后。”

     菀儿的脸微红,说道:“这个谥号哪里不好了?如果真的记载在史书里,一定能被世人记住的,”微微一顿,她又懊恼了,“又将我带歪了!我不是想说这个!”

     君青琰叹了声,无奈地道:“好,你说。”

     菀儿说道:“这一回你不许再开口了,等我说完你才许开口!”

     君青琰颔首。

     菀儿想了想,说道:“方才说到哪儿了?对,我当公主的那一辈子,最后是我将阿琰救了出来,由此可见,我也可以保护自己,还可以保护阿琰,更可以保护……我们的孩子。我想过了!我们可以收养一个孩子,从小就开始教导他,他慢慢就会接受我们的身份,即便以后我化玉了他也不会觉得奇怪。我们还可以搬到一个更遥远的地方,甚至可以是山林里的小屋,与世隔绝,只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带孩子下山。或者等孩子长大了,他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也由得他,我们不加以干涉。”她生怕君青琰不答应,又着急地说道:“孩子的话,我们可以找别人不要的弃婴,如此也算是做了善事。”

     君青琰变得沉默。

     菀儿心里忐忑起来,她推了推他,眨眨眼,说道:“我说完了,该到阿琰你开口了。”

     半晌,他才说道:“你每次都用同一招。”但凡是他不同意的事情,她必定会先回想过去,随后展望未来,然后列出条条框框,还说得很理直气壮,最后眨巴着一双灵气十足的水眸。

     菀儿问:“这次有效么?”

     君青琰站起来,说道:“此事事关你的安危,菀儿,我不愿。”说罢,君青琰起身离去,留下一脸黯然的菀儿。许是面上情绪波动略大,君青琰体内的龇麟不大乐意了,开始动了起来。

     君青琰拾起玉笛,坐在屋檐上吹奏一曲江南小调。

     渐渐的,平息了龇麟的躁动。

     他眺望着远方,过了很久轻叹了一声。他垂首看回自己的院落,庭中玉兰树开得正值灿烂,石椅上有一只鸟儿,形影单只的,看着怪是孤单落寞。

     没由来的,他竟觉得住了十多年的小院有些空荡荡了。

     菀儿走出厢房,站在院落里,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夫婿。直到看见屋檐上的竹青人影时,方松了口气。

     “阿琰!”

     她挥着手,眨眼间,君青琰便从屋檐上跳落。她冲进他的怀中,紧紧地揽住他的腰,说道:“阿琰,我想通了,孩子不要了,你说得对,这些风险我们没有必要去冒。尽管我想要一个孩子,想要和你一起共同抚育一个孩子,想听他用稚嫩的声音喊着爹娘,想看着他慢慢长大,也想有一日我们手牵手送着孩子出去闯荡然后想他的时候便悄悄去看他,可是这些美好的场景都不如你。你才是最重要的。”

     是,她很想要一个娃娃。

     可再想要也及不上她的阿琰,她不愿阿琰为了她成日担惊受怕,她希望阿琰也是快乐的。

     她感觉到阿琰抱紧了她。

     随后,她被松开,目光迎上了他坚定而温柔的眼神。

     “菀儿,我们收养一个孩子吧。”

     “……为什么?”

     “因为我也想和你一起抚育我们的孩子,也想听他喊我爹喊你娘,还有,我知道这么做你会快乐。也许是有风险,可当年那么大的风险都熬过来了,这一次即便真有风险,我们也能一起对抗。”

     他低头吻住她。

     有风拂来,玉兰花瓣扑簌落下,青袍粉裙宛若春日里最灿烂的一道景致。

     君青琰与菀儿都是行动派的人。

     两人做了决定后便立马寻找婴儿。两个人的目标都很明确,要一个弃婴。毕竟两人身份特殊,能够不与孩子的亲生父母有任何联系便再好不过,免得又添一丝风险。

     菀儿有一天搂着君青琰的胳膊说道:“我觉得我们有可能会养一个女娃,似乎都是女娃被弃得多。唉,女娃也是可怜,跟女娃就只有身体上不一样而已,偏偏世人都觉得女娃不如男娃。为什么在场为官的都是男人呢?女人就不能为官呢?为什么当皇帝的都是男人?都说天子天子,怎么就没人说天女呢?阿琰!你当皇帝的时候,为什么要歧视女人?不给女人为官?”

     君青琰瞧她喋喋不休的模样,不由笑出声:“别想太多,世人偏见罢了。”

     菀儿又道:“阿琰,我们养个女娃吧。我今天听卖梨子的老婆婆说隔壁村里的崔氏快要临盆了,前面几胎生的都是女儿,但是因为养不起都送人了,听说这一胎连送人的对象都找好了,只要是女娃一定送走。到时候我们捷足先登,给他们更多的钱,这样就能把娃娃带回来了。老婆婆说李氏长得可漂亮了,眉毛弯弯的像是月牙儿,不施粉黛也好看,李氏的夫婿生得也健硕,生下来的孩子一定漂亮又健康。”

     她眼睛扑闪扑闪的,仿佛孩子已经送到了他们的面前,此时她正抱着孩子轻声地唱着柔和的曲调哄她睡觉。

     君青琰笑道:“好,到时候我们去看看。”

     崔氏临盆的日子在几天之后,两人做好了准备,便下了山,直接前往崔氏所在的村落。菀儿今日起得特别早,兴许是太过高兴的缘故,她一起来就是笑眯眯的,仿佛连发丝也会笑。

     一路上话也不曾停过。

     “阿琰阿琰,我们给女儿取什么名字好?”

     “姓君,名好?君好君好,祝君安好。”她歪着脑袋,很快又自己否定了:“不好,我和阿琰的女儿应该要有世间最好听的名字,待我们回去后再翻翻书册。”

     君青琰无奈地道:“你已经翻了十几本书册了。”

     菀儿说道:“但是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呀。”

     这几日菀儿没日没夜地翻找书册,为的就是给孩子取名。君青琰说道:“你可以起很多的名字,我们到下一个地方伪造户籍文书的时候可以用上。”

     菀儿道:“这不一样的,名字可是要跟着我们的孩子一辈子的。阿琰阿琰,你也想一个。”

     “肉丸烤兔云片糕。”

     菀儿佯作锤了他一下,“正经点。”

     君青琰笑出声:“不好吗?名字四个字肉丸烤兔,乳名三个字云片糕。”

     菀儿的耳根子微红:“阿琰笑话我!”

     蓦然间,君青琰神色肃穆,他的手指置于唇前,摆出了一个“嘘”的姿势。菀儿微微一愣,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半晌,她道:“怎么了?”

     君青琰说道:“我听到有婴儿的哭声。”

     菀儿屏气凝神,仔细一听,果真听到了婴儿哭声。君青琰拉住她的手,说:“跟我来。”两人一前一后地穿过树林,来到一条溪边。

     有一个木篮子顺着溪流缓慢而下。

     婴儿哭声赫然从篮子里传出。

     君青琰捡起了木篮子,掀开红色的襁褓一看,里头果真有一个婴孩,是个男娃。婴孩哇哇大哭,菀儿着急地说道:“阿琰,他怎么了?”

     君青琰说道:“他只是饿了。”

     篮子里有小小的葫芦,葫芦里盛满了羊奶,不过已经凉了。君青琰生了火,将羊奶煮温了,方一点一点地喂给小男娃喝。男娃的哭声总算停止了,抓着君青琰的拇指,眼睛睁得乌溜溜的。

     菀儿看得心里柔软得不可思议。

     她小声地说道:“阿琰,我来试试。”

     她有些笨拙地抱起婴儿,刚到她怀里方才难得停止哭泣的婴儿又开始哇哇大哭。菀儿登时不知所措,君青琰说道:“莫紧张,这么抱。”

     君青琰给菀儿示范了一下。

     菀儿小心翼翼地抱着,君青琰递过葫芦,说道:“微微倾斜角度,慢慢来,婴儿还小,得慢慢喝。”

     菀儿照做。

     君青琰的法子果然奏效,婴儿很快就不哭了,又开始津津有味地喝起羊奶,眼珠子又大又黑,纯净得仿佛一点杂质也没有,就那么专注地看着她,仿佛这个世间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

     菀儿的眼眶泛红,心里的满足感飙升到了极点。

     羊奶喝完后,婴儿的眼睛渐渐眯上,睡着了。

     菀儿与君青琰互望了一眼,两人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君青琰又在篮子里翻找着,找出了两锭银子。他轻声道:“看来是被大富人家遗弃的孩子,放这么多银子,估摸着有逼不得已的无奈。”

     菀儿说道:“不去崔氏家里了。”

     她抱紧了孩子,生怕有人跟她抢似的,“不管是不是大富人家,既然不要了,我们捡到了,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会好好待他。就算真的有天大的逼不得已,也不能抛弃孩子呀。阿琰你看,他那么小,还不会说话,什么都不会,就这么硬生生地放在小溪上,若是遇到了坏人,或者遇到了野狼,它就尸骨无存了。”

     她重重一咳,小声地与婴孩说道:“刚刚娘亲说的不是你,不是你被遗弃了,你是我们的孩子,你有爹也有娘,你爹是世间最能干的人,会做可爱有趣的糖人,还会做许多甜食和肉食,以后等你能吃东西了就有口福了。”

     之前菀儿想的都是女娃的名字,什么雪呀诗呀芳呀菲呀通通都不能用了。换了个男娃,菀儿准备取极具阳刚之气的名字,不过想了小半个月,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君青琰看着堆了满桌的书册,里面还有其他国家的译本。

     他摇了摇头,说道:“索性等孩子满周岁的时候让他自己挑吧,我们每人挑十个名字,揉成纸团,到时候他抓到哪个就叫什么。”

     菀儿眼睛一亮。

     “好!此主意甚好。”

     于是乎,菀儿又钻进一堆书册里,将觉得好听的名字都挑了出来,最后选了十个或文雅或阳刚或英气的名字。君青琰大笔一挥,连书册也没看,直接写了十个。

     菀儿好奇地道:“阿琰写了什么?”

     君青琰道:“不能看,等孩子挑了便知。”

     菀儿说道:“阿琰怎么想也未想便写了?孩子的名字不许敷衍!”

     君青琰道:“我也曾想过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它会叫什么,男娃女娃都想过。”此话一出,菀儿不由咬唇。君青琰抚上她的唇,说道:“说了多少回,不许咬嘴唇了。”

     菀儿说道:“阿琰可曾后悔过?”

     他瞪了她一眼。

     “都多少年了,你还问我这个问题。何况如今我们也有孩子了,而且还是健康的孩子。等他再大一些,我们便慢慢告诉他我们的事情。”见菀儿始终有几分黯然,他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道:“你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菀儿酥了。”

     “主食。”

     “想喝冬瓜雪梨汤,还有四喜丸子,糖醋排骨。”

     “好。”

     菀儿笑眯眯地道:“糖醋里脊也想吃。”

     君青琰道:“好。”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过。

     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如今已经能爬了,藕般的四肢短短的,小小的,时常在地上摇摇晃晃地爬走。今天除了是抓周的日子之外,还是小婴孩取名字的日子。

     菀儿在地上铺开了一条淡樱色的锦缎,上面摆了文房四宝,金银珠钗,还有小算盘各种各样的有寓意的小东西,锦缎的尽头有一个篮子,篮子装了二十张小字条。

     菀儿将小婴孩放下。

     君青琰揽住了她的腰肢,夫妻俩含笑地看着锦缎上的小婴孩。

     只见小婴孩东摆西摇的,抓起了小算盘。小婴孩似乎很喜欢这个小算盘,放了下去,随后小手又在算盘上拨动着算珠。

     菀儿笑眯了眼睛。

     “以后我们的孩子要当账房先生么?”

     君青琰道:“倒也不错。”

     话音刚落,小婴孩就将小算盘无情地抛弃了,又开始东摇西摆地爬行,在珠钗面前停 了下来。他似乎很好奇,乌溜溜的眼珠子盯个不停。

     菀儿道:“啊,怎么有珠钗在里面?要是拿起了珠钗代表什么?工匠?”

     君青琰说:“是个疼妻子的。”

     菀儿被逗笑了,嗔了自己的夫婿一眼。

     小婴孩的目光终于离开了珠钗,继续往前爬。这一回小婴孩没有边爬边停,身边的文房四宝,还有东瀛大食高丽带回来的小玩意也不屑一顾。

     小婴孩停在了篮子前。

     菀儿说道:“先挑名字也是好的。”

     夫妻俩走上前,期待着小婴孩挑一个名字。小婴孩伸手摸进篮子里,收回手的时候,一个拳头里抓了两三张小字条。小婴孩正想凑到嘴边,菀儿开口道:“这是不能吃的!”

     小婴孩嘴一扁,乌溜溜的眼珠子看着菀儿,也不知他听懂了没有,竟是将拳头里的小纸团都扔了。

     他继续往前爬。

     菀儿哭笑不得:“这下好了,名字也没取,抓周也没抓到什么。你这脾气到底像谁?”

     就在此时,小婴孩又继续往前爬,然而前方已经空无一物了。菀儿正准备抱起婴孩,君青琰阻止了她,说道:“你看,他似乎想找什么。”

     菀儿低头一看,顿感兴趣,也不阻止小婴孩了,任由他在屋子里乱爬。打从养了孩子后,屋里便铺了波斯国带回来的地毯,角落里也没放过。

     冷不丁的,“砰”的一声,小婴孩的头竟是撞向了桌角。

     幸好桌案的边边角角都包了柔软的布料,不过如此大的一声,委实将菀儿吓了一跳。她心疼地上前,正要抱起小婴孩时,桌案上掉下了一张笺纸。

     小婴孩一手抓住,之后竟是再也不肯放手了。

     君青琰看了下,哭笑不得地说道:“方才你还说像谁,如今一看是像足了你。你瞧瞧他抓了什么。”

     菀儿一看,竟然是一张豆蓉糕的食谱。

     菀儿说道:“莫非真的是天意?小娃娃,你也想像爹那样做得一手好甜食么?”

     小婴孩咿咿呀呀地说着话。

     不过夫妻俩都听不懂。

     此时,小婴孩挥舞着小手小脚的,小脚一勾,竟是将菀儿挂在腰带上的香囊给勾了起来。君青琰取下,小婴孩不满地咿咿呀呀地叫着。

     君青琰问:“你要这个?”

     小婴孩眨眨眼。

     君青琰试探地往前一递,小婴孩竟然真的抱住了香囊,手里的那张食谱也不肯放手,两手抓了个满。

     菀儿说道:“我香囊里装了几个青虫蛊。”顿了下,她道:“莫非我们的孩子是想继承父业?一手蛊虫,一手甜食。”

     君青琰道:“当蛊师也未必不好。”

     他温柔地看着小婴孩,说道:“蛊虫且当作抓周所得,食谱便当作名字吧,豆蓉糕,姓君,名窦吧。你呀,跟你娘一样,打小就离不开吃的。”

     菀儿呢喃着:“君窦。”

     她的眼睛笑得眯成了月牙儿,说道:“那小名就叫豆豆吧。”

     小君窦继续伊呀呀呀地叫着,仿佛对这个名字极其满意。

     君青琰与菀儿相视一笑。

     七八年后,豆豆长大了。

     他的性子像极了君青琰,一点也没有这个年龄的躁动,他很安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着自己的父亲鼓捣蛊虫。年纪小小的他天赋异禀,对蛊虫极为热爱,九岁的时候就养出了青虫蛊。

     菀儿骄傲的同时还被自家儿子悄悄地鄙视了一番,因为两个月后,儿子就养出了迷踪蛊。

     相比起当年菀儿自认的天赋,自家儿子显然是个神童。

     君青琰对此很满意,有种后继有人的成就感。反倒是菀儿有些不满意,他们父子俩对蛊虫简直是迷得不行,让她这个只能养出青虫蛊的人很是郁闷。

     不过看着父子俩坐在玉兰花树下鼓捣蛊虫,一大一小的身影,时不时还有豆豆稚嫩的声音飘来。

     “阿爹,这样对不对?”

     菀儿心底的那丁点不满意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日,菀儿觉得父子俩成日留在山上是个问题,遂提议一家出去游玩一日。豆豆说道:“阿娘,我可以在别人身上试验蛊虫吗?”

     菀儿的嘴角一抖。

     君青琰面无表情地道:“不行。”

     菀儿说道:“今日出去只能玩,不能碰蛊虫。”

     “……哦,孩儿明白。”

     菀儿望向君青琰。君青琰摸摸鼻子,说道:“……好。”豆豆在心中默默地鄙视了自己的父亲一番,在阿娘面前,阿爹就是个纸老虎!

     山下的小镇里今日正好是花灯节,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

     菀儿问:“豆豆想不想要花灯呀?”

     豆豆说道:“花灯是小女娃玩的。”

     菀儿说道:“小男娃也能玩,你现在小可以玩,以后长大了再玩的话就有人取笑你了。孩子他爹,你说是不是?”君青琰义正言辞地道:“是。”

     豆豆说道:“等阿娘化玉成人了,我给阿娘买花灯。小女娃才能玩花灯。”

     对于这一点,豆豆很是坚持。

     好吧,菀儿放弃了。

     她儿子的性格很固执,也不知像了谁。哦,对,好像是她自己。

     菀儿又道:“不买花灯,我们去吃东西吧。豆豆要吃什么?”

     “甜的!有肉的!”

     菀儿有些欣慰,她家的娃像她的地方里,她最欣赏这一点了。于是一大一小同时望向了君青琰。君青琰说道:“去吃牛肉面吧。”

     母子俩异口同声:“好。”

     小二很快捧来了牛肉面,君青琰给菀儿挑走了葱花,豆豆说道:“阿娘,挑食是不好的……”

     君青琰说道:“你娘不喜欢葱花的味道。”

     豆豆说道:“我也不喜欢胡萝卜的味道!”

     这小豆丁简直是个人精!菀儿将挑走的葱花倒进了面里,说道:“对,挑食是不好的,所以娘吃葱花,你也要吃胡萝卜。”

     豆豆重重地点头。

     两人吃完面后,菀儿还觉得有些饿。君青琰说道:“我去对面给你们买点红豆糕。”

     豆豆说道:“阿爹,我想吃豆蓉糕。”

     君青琰说:“好,你和娘在食肆里坐着,不许惹娘生气。”

     “……是。”

     君青琰一离开,豆豆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方才还是懒散的神色登时变得认真起来,他不停地左望右望,有人经过的时候他会变得格外警惕,手伸进了袖袋里。

     菀儿道:“豆豆你在看什么呀?”

     豆豆说道:“阿爹说了,若是阿爹不在的时候,就要由豆豆来保护阿娘。很多人想抢走阿娘了,阿娘被抢走了,豆豆就没有娘了,爹爹就没有妻子了。”

     菀儿登时感动得眼眶微微湿润。

     她伸手摸了摸豆豆的头。

     豆豆说道:“阿娘,我长大了,男人的头不能随便被摸的。”

     此时,一声轻笑声响起。

     一抹红色的人影逐渐靠近,在菀儿的对面坐了下来。菀儿微微一怔,只觉这抹红色人影似曾相识。豆豆紧张得背脊挺得笔直,那道红色人影问:“你和君青琰的儿子?”

     一顿,她又道:“收养的?”

     菀儿终于想起来了,她试探地喊了声:“白……琬?”

     白琬不由一怔,似是想到什么,她大惊失色地道:“你……你就是容妩?”

     菀儿说道:“虽然不太记得了,但是我的确有过一个名字唤作容妩。”

     白琬不禁摇首道:“你和君青琰之间的姻缘果真是上天注定,这么久了,你竟然还在。”

     豆豆只觉眼前的女人不太友善,说道:“我爹和我娘是最般配的一对,其他人是无法插足进来的,就算是用尽一切办法也不行。我爹只能娶我娘一个,我娘也只能嫁我爹一个,还有我是不会认任何人当我的后娘。”

     菀儿真真是哭笑不得。

     她拍了下儿子的头,说道:“豆豆,你老实告诉阿娘,我最近一直觉得我看的话本被人动过了,是不是你偷偷看的?”

     豆豆喝水不说话。

     “你不说的话,阿娘会用蛊哦。”

     “阿娘出门的时候了,今天出门在外谁也不许用蛊。阿娘是要违反自己定下的规矩吗?”

     菀儿只觉头疼得很,这个小豆丁她和君青琰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怎么如此机灵?如此聪明?虽然都是褒义词,但是有时候真的很让人咬牙切齿呀。

     豆豆又说道:“阿娘,有外人在呢。”

     白琬笑道:“你们在哪里捡回来的孩子,如此伶牙俐齿。”

     菀儿生怕此话会伤害到豆豆的小心灵,说道:“就算你是捡回来的,你也是爹娘的心肝。”

     豆豆说:“阿爹的心肝是娘,还有豆豆已经长大,不会这么脆弱。阿爹已经在我面前说过无数遍了,我可以理解的。”

     菀儿轻咳了一声,对白琬说道:“让你见笑了。”

     白琬眼里有一抹钦羡,她道:“你放心,几百年前我就已经放下了。我对君青琰再无任何情意,何况我活了这么久,也曾遇过很好很好的郎君,虽然不像你和君青琰那般生生世世,但是如此我已然满足。今天在这里遇见你们也是偶然,真没想到你们竟然会收养一个孩子。”

     兴许是从白琬的话中听到没有敌意,豆豆的手终于从袖袋里伸出来。

     他打量着白琬,目不转睛的。

     白琬瞅着豆豆:“你叫豆豆?”

     豆豆说道:“豆豆是小名,大名是君窦。姐姐姓白,单名一个琬字?”

     白琬颔首。

     豆豆的眼睛微亮:“姐姐长得真是好看。”

     菀儿的面皮抖了下,果然应该把话本放在豆豆拿不到的地方,瞧瞧他,一副油嘴滑舌的模样,不知情的只听到对话,兴许还会以为是哪家郎君在调戏姑娘。

     菀儿说道:“豆豆,白姑娘比你大好几百岁。”

     豆豆说道:“阿爹也几百岁了,跟白姐姐一样。”

     白琬对菀儿说道:“豆豆比他爹会说话多了。”

     豆豆又说道:“姐姐成亲了吗?”

     白琬说道:“没有。”

     豆豆的眼睛扑闪扑闪地亮着:“等我长大了,我来娶姐姐。”

     菀儿在回去的路上与君青琰说了这事,君青琰不以为意,只当戏言。菀儿也没有多想了,眼下她还有更要紧的事情,她今年二十四了,还有一年就要化玉了。

     化玉的那一年有不少事情要注意,虽然两人隐姓埋名许久了,但玉人毕竟很稀罕,想得到的人太多太多。每逢菀儿化玉,君青琰必做之事就是在屋外布下层层蛊虫阵,届时有蚊蝇误闯,也只能死无全尸。

     豆豆兴致勃勃地看着君青琰布置蛊虫阵,好奇地说道:“阿爹,以后我也可以帮忙吗?”

     君青琰道:“再学十年。”

     豆豆说道:“十年后,我就十八岁了。”小小的豆豆有些感伤,他陪着爹娘的时间好像不是特别多。

     菀儿往年都不太担心的。

     但如今有了孩子,始终有些牵挂。她每天都在叮嘱豆豆,说道:“等阿娘化玉成人后,变成了小女娃,你不许乱说话。”此时此刻的菀儿真真是恨不得一化玉成人就有以前的记忆。

     豆豆说道:“知道了知道了,阿娘天天叮嘱说得不累么?”此话,豆豆也只敢在君青琰不在的时候说了,阿爹在的时候,豆豆半句话也不敢乱说。

     菀儿始终有些担心。

     化玉的日子渐渐逼近,很快的,菀儿的手脚不能动了,她躺在了榻上,只有眼珠子眨呀眨呀眨。一直把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作为口头禅挂在嘴边的豆豆眼眶红了又红,泪珠在眼眶边打着转儿。

     他抽泣着说道:“阿娘,豆豆给你买花灯。”

     菀儿一听,眼眶也红了。

     君青琰拍了豆豆一下,说道:“嘘,别惹你娘哭。你先出去。”

     豆豆不愿意,“我要陪着阿娘!我不要出去!”

     君青琰叹道:“你乖,我有话要和你娘私下里说。”

     豆豆抹了抹眼泪,跑了出去。

     君青琰坐在床榻边,他温柔地看着菀儿,说道:“我会好好照顾豆豆,你莫要担心。”

     菀儿眨了眨眼,她觉得脖子以下的部位都动不了了。

     君青琰看了下时辰,也差不多了。

     他俯身在菀儿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道:“菀儿,我们下辈子再见。”

     一年后。

     已经逐渐成为少年郎的君窦看着只到自己小腿肚的娘亲,好奇地问:“爹,阿娘什么时候才能想起以前的记忆呀?”

     君青琰在灶房里切菜,说道:“有时候快,有时候慢。”

     “快是多快,慢是多慢?”

     “慢则十几年,快则五六年。豆豆,抱好你娘,莫要让她爬进灶房。”

     君窦说道:“不要叫我豆豆啦,我都是个少年郎了,叫豆豆会被其他人取笑的。”说着,君窦抱起了地上乱爬的小女娃。小女娃一巴掌拍到了君窦身上。

     君窦感慨地道:“阿爹你真不容易,我小时候也是这么调皮吗?”

     君青琰将菜倒入锅里,说道:“你还好,你娘就是特别调皮,一点也不安静。不过再过几年就好了。阿窦,油烟大,别站在门口,小心呛着你娘。”

     君窦嘀咕了一声:“阿爹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眼中只有阿娘。”

     不过话虽如此,君窦还是抱着小菀儿回到了屋里。

     小菀儿又咿咿呀呀地挥舞着双手,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君窦的脸蛋上。君窦无奈地道:“阿娘,我不就之前气了你一会么?用得着天天扇我巴掌么?”

     小菀儿仿佛听得懂似的,双手竟是不再动了,而是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君窦。

     没由来的,君窦的眼眶竟然泛红了。

     他说道:“阿娘,豆豆想你了,你快点恢复以前的记忆吧。”

     菀儿记起以前的事情是在五年之后,当时君窦已经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与外表出色的君青琰走在大街上,频频惹来周遭姑娘投来的目光。

     君窦说道:“阿爹,我去给阿娘买一盏花灯。”

     君青琰说道:“嗯,我和你娘在茶肆里等你。”

     说着,君青琰牵着菀儿的手去了茶肆。菀儿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比她大那么多的君窦要喊她娘,她问了很多遍,可惜君窦回答不出来。

     她只好去问阿琰,阿琰说道:“再迟些日子你就明白了。”

     好吧,那她只好等。

     也许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了。

     君窦挑花灯的时候很是认真,他的阿娘其实是个很挑剔的人,太素雅的不要,太花俏的也不要,不过现在幸好年纪小,可以买盏兔儿花灯回去。

     君窦挑了一盏最漂亮的兔儿花灯。

     他到了茶肆里,正想给阿娘一个惊喜的时候,就见到阿娘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见到他的那一瞬间,阿娘用稚嫩的声音带着哭音喊道:“豆豆!”

     君窦想过很多遍的,等阿娘想起以前的事情时,一定要好好地告诉阿娘,她扇了他很多巴掌!

     可此时此刻,君窦什么都忘记了。

     一个少年郎哭得眼睛发红,奔前去抱住了菀儿。

     “阿娘!”

     许久之后,君窦听到自己阿娘用很清脆的声音在说:“豆豆,阿娘说过多少回了,买花灯不能太素雅,也不能太花俏,这盏兔儿花灯耳朵长了两个花环,胡里花俏的,这些年来豆豆你的品位没有长进呀。”

     很熟悉的念叨语气。

     君窦忽然觉得人生就该如此,有爹也有娘。

     君窦及冠后,便说要出去闯荡。菀儿虽然有不舍但也决定要尊重儿子的主意,于是只好与阿琰一道送君窦下山。离别之际,菀儿叮嘱道:“若遇到好的姑娘就带回来给爹娘看吧,每年年底的时候要回一趟家。”

     君青琰道:“闯祸了就回来,爹帮你解决。”

     菀儿瞪了君青琰一眼。

     “哪有人这么嘱咐的?”

     君窦笑道:“阿爹,我晓得了,阿娘,我也晓得了。”说罢,他拜别爹娘,下山出去闯荡。菀儿和君青琰携手归家,菀儿说道:“豆豆这脾性在外头也不知会闯多少祸,但愿能够相安无事。”似是想起什么,菀儿又期盼地道:“最好豆豆找一个温柔貌美的媳妇,不,凶一点也没关系,正好可以治治他。阿琰,你说我们的豆豆要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好呢?”

     君青琰说道:“只要是儿子喜欢的,我都没有意见。”

     菀儿想了想,说道:“也是,只要是豆豆喜欢的,他能过得好,我们当父母的也能心安。”不过话虽如此,菀儿还是隔三差五就给君窦写信,提醒他遇到好的姑娘莫要错过,若有成亲的念头了便带回家来。

     菀儿这事念叨了许久,一年复一年,君窦在外面闯出了名头,听说还成了哪个国家的大将军,还打了场胜仗,可惜未来媳妇连个影儿都没有。

     又过了几年,君窦二十八岁那一年,他写了封信回家,说今年年底要带媳妇回家,让爹娘做好准备。

     菀儿乐翻天了,君窦还未回来便开始准备各种事宜,又生怕被未来媳妇觉得自己太过年轻,特地往老里打扮。君青琰也做了一桌好菜。

     终于,到了君窦归家的那一日。

     菀儿万分期待。

     只见君窦独自一人走了进来,他笑得很是僵硬:“爹,我闯祸了,我前些年去了西方,将人家养的龇麟给吞了。”

     一抹红色人影随后出现在菀儿与君青琰的面前。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夫婿闯下的祸我们夫妻俩自会解决。”

     白琬微微欠身,说道:“公公婆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白,单名一个琬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