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逃离
    入夜后,我假意说要歇息,将冬桃肉肉团都屏退左右。我捡了几样重要的东西塞进包袱里,头一回离宫出走,也不知要带些什么,只好将银钱首饰备好。

     不过我颇为苦恼。

     宫里的银钱在外头一兑换,行踪必定就暴露了。可我浑身上下能用的银钱都是官银。我苦恼之际,身后蓦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银钱都不必准备了。”

     我一怔,随后惊喜地扭头。

     “师……”刚说了个字,我就警惕地看向外头。窗纸上有两道人影,皆定定地站着,纹丝不动。君青琰道:“你放心,都控制住了。”

     我松了口气,道:“白琬都跟你说了?”

     君青琰颔首,又道:“银钱这些都不必准备了,你若要去赵国,有为师在。”他看着我,轻声道:“你因何与皇帝争吵?”

     我心中咯噔了好几下。

     皇兄罚我闭门思过的原因,我绝对不能和君青琰说。若君青琰晓得皇兄也知道玉人,尤其是近来皇兄屡屡修建道观,朝中亦有不少臣子上折子劝皇兄莫要沉迷问道,以君青琰的聪慧,定能猜出个一二来。

     所以我不能告诉师父。

     我道:“是……是我挨骂了,皇兄知道我从明玉山庄回宫时是骑马回来的,所以有点小生气。只是我都这个年纪了,皇兄还处处管着我,我心有不平,便与皇兄拌嘴了几句。其实我也知皇兄是为我好,但是挨骂了心里还是不太舒服,便想着离宫出去走走。”

     实际上我是想让君青琰早点离开大安,不能让他知道皇兄也在找玉人。其次是我不能让皇兄知道澄月郡主的友人就是君青琰,皇兄已经开始怀疑了,我必须早点弄走君青琰。

     恰好那一日白琬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赵国的时候,我就有些心动,如今晓得我并非是先帝亲生的,我也想知我的亲生爹娘究竟在何处。

     此番离开皇宫,我的主要目的是拖个一两年,玉人也快二十五了,等二十五一过,玉人都化玉了,君青琰找不到菀儿,皇兄长生不老的美梦破灭,我也能回来了。

     有君青琰和白琬这样蛊术绝佳的人,从冬桃与一众宫人眼皮底下逃走简直是易如反掌。

     我本想带着肉团走的,可君青琰说肉团留在宫里照应比较好。我也是此时才知肉团原是君青琰送来的人,难怪当初这么合眼缘,这几个月来肉团也的确帮了我不少。

     君青琰还准备了一个与我身形差不多的姑娘。

     我一看,无需他告诉我,我便知他想做什么,无非是要拖延时间。等白琬离开皇城时,我就悄无声息地混进去,而另外一个姑娘穿着我的衣裳便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一路留下马脚,分散皇兄的注意力。

     到时候皇兄发现抓错姑娘了,那时的我估摸着已经在赵国了。

     我在周遭晃荡个一两年,等玉人二十五一过,我就乖乖地回宫认罪。

     有君青琰帮着,在外边留个一两年问题应该不大。

     君青琰替我乔装打扮了一番,成功混入了白琬离开皇城的队伍中。头一回干这么偷鸡摸狗之事,心情略微有点紧张,所幸的是皇兄并没有发现青玉宫的明玉已经不见了,我成功离开了皇城。

     赵国与大安相邻,路程倒也不算远,比去苍城要近得多。赵国就在大安的北边,车队一路向北,走得也快,不到十日,便已经临近赵国与大安的边界了。

     我也褪去乔装,穿了一身寻常姑娘家的鹅黄衣裳,坐到了白琬的马车里。

     白琬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说道:“去赵国瞅瞅吧。”

     君青琰说:“还是得跟你分开,等大安皇帝反应过来,多多少少也能查到你身上去。就在此处别过吧。”君青琰这么一说也有道理,皇兄迟早能查到澄月郡主身上,的确早日分开为妙。

     白琬说:“我还想着带你去看看我们赵国的皇城,虽然比你们大安小,但也十分恢宏壮阔。”说着,白琬看了看君青琰。君青琰拉过我的手,道:“皇城都建得差不多,没什么好看的,阿妩,我们就在这里和白姑娘辞别吧。”

     白琬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

     “是呀,皇城其实都差不多。来日方长,我们有缘再见吧。”

     与白琬告辞后,我与君青琰上了另外一辆早已备好的马车。

     马车辘辘,走得不快,还微微有些颠簸。

     我褰帘望去,马车走的是山路,寒风萧瑟,树木枝桠光秃,看着有些冷。君青琰问我:“想你皇兄了?”

     原来我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担忧没有逃过君青琰的双眼。

     我此回离开皇宫,皇兄发现了一定会勃然大怒,也一定会担心我。我这次的任性之举也必然给京城的官兵添了不少麻烦。

     我离开的时候,留了一封信笺。

     里头劝诫皇兄放弃长生不老的念头。自古以来多少皇帝为求长生不老,到头来反而因此丧命,皇兄今年不过三十好几,倘若为了问道修炼丹药,到时候恐怕会成为大安历代以来最早丧命的皇帝。

     我离宫出走还有个原因就是为了抗议皇兄这个念头。

     他一日不放下,我就不回去了。

     长生不老有什么好,到头来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而且……我又想到了君青琰,心里头难免有些烦。他吃了龇麟,万年不灭,从另外一个方面而言,跟长生不老也没什么区别了。

     我扶额,揉着眉穴。

     唉,头疼呀。

     我说:“皇兄恐怕此时此刻恼极了我。”我叹了声,道:“我打小就跟皇兄特别好,皇兄也格外宠我,现在我私自出走,皇兄一定会担心我,虽然我留了书信,但是……”

     君青琰本就坐在我身边,我再次揉眉穴时,他握住了我的手指,另一手勾住我的腰肢,微微用力,我整个人便坐到他的双腿上,他替我揉着眉穴。

     “上回你说你皇兄臀上有一颗黑痣,你……是怎么见到的?”

     我一怔,随即直勾勾地看着他。

     “师父,你……该不会连我皇兄的醋也要吃吧?”

     君青琰的手指微微一顿:“没有。”

     我就知道师父嘴硬,我道:“是太医告诉我的。”眉穴上的手指又继续动起来。

     我哭笑不得地道:“师父,你怎么谁的醋都要吃一吃呀?”之前还吃了周云易的醋,为此还把最后一块红烧狮子头给端走了。

     君青琰咳了声。

     我拉下他的手,微微靠近他,正经八百地道:“师父,我知道你不喜欢阿妩的皇兄,可他是我的兄长,是阿妩的亲人。师父看在阿妩的份上也去喜欢皇兄,好不好?”

     我委实头疼。

     君青琰不喜欢皇兄,皇兄也不待见君青琰,两个人还争夺同样的东西。

     君青琰叹道:“好。”尽管声音里不是很心甘情愿,可我知道师父答应我了就一定会做到。我笑眯眯地亲了君青琰的脸颊一口,说道:“师父,也许我们生米煮成熟饭了,到时候皇兄也奈何不了我们了。”

     君青琰的眸色闪了闪,神情颇不自在。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没有多说什么。

     半月后,我与君青琰到达赵国的都城西京,比起大安京城的繁华,西京始终稍逊一筹,不过倒别有一番风土人情。

     君青琰在西京的冬柳巷有一处两进的宅院,由几个家丁老仆打理,庭院里载了几株青竹,竹下有一方石桌,不难想象闲暇时在此处品书赏竹是件惬意之事。

     宅院的几个老仆一见到我,皆是露出欣慰的神色。

     我颇为不解。

     君青琰咳了声,说道:“我的未婚妻,容妩。”

     老仆激动地喊道:“夫……夫人。”

     我笑道:“还未成亲呢,还是唤我容姑娘吧。”

     几位老仆应了声“是”,整齐划一。这倒让我想起在宫中,我青玉宫里的宫人每次在皇兄过来了说些什么话,但凡我有违皇兄的意思去命令宫人时,他们都要看看皇兄的脸色方敢应声。如今君青琰这几位老仆回答得这么迅速,甚至连看也未看君青琰,着着实实是尊我为主了。

     君青琰与我走进屋里,说:“他们世世代代都是侍候我的。”

     我听了,笑道:“倒是忠心。”世世代代侍候,也就是说他们也知君青琰的秘密。我又道:“方才他们看我的神情有些古怪……”

     君青琰道:“我曾在信中与他们提过你,如今终于见到你的人,难免一时高兴过头。”

     他牵着我到一处软榻坐下,有老仆给我奉茶,是一杯淡茶,颜色澄碧,有几缕茶叶漂浮在茶中,衬着杯中的青竹纹案,也颇有意境。

     我喝了口,打量着屋里的摆设。

     一水儿的红木家具,左手边有个博古架,上头摆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饶是我在大安见过这么多珍宝,这上面我竟大多数都叫不出名字来。

     君青琰说道:“以前去过不少地方,看到有趣的都捎回来了。”

     我搁下茶杯,指着一套七个掌心大小的小人儿,问道:“这是什么?”绿幽幽的,七个小人儿神态不一,摆出不一样的姿势,雕琢的模样带几分憨厚,一看就觉得福气满满的,有点像八仙过海的阵势。

     一老仆取下来。

     君青琰眼中有笑意,他道:“之前曾去过东瀛,这是东瀛的七福神,用孔雀石雕刻出来的。”

     我道:“东瀛?”

     君青琰轻描淡写地道:“是个弹丸小国,你若想去的话,准备一番也能启程。”

     我并不曾在书中见过东瀛此国,可奇怪的却是听君青琰这么一提,我又犯病了,我总觉得我去过东瀛。满园樱花,穿着木屐的东瀛舞姬,妆容诡异,脸白如纸唇红如血,手握小扇,不盈一握的腰肢摇摆得极有异国风情。

     仿佛还有稚嫩的童声响起——

     “阿琰阿琰,我要七福神。”

     “阿妩?”

     我回过神。君青琰问:“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我摇摇头,说:“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摸了摸小人儿,示意老仆放回去。老仆含笑道:“夫人当初也是第一眼就看中了七福神……”

     老仆的面色忽变,君青琰道:“好了,都出去吧,不用在这里侍候了。”

     我咬咬唇,方才心中的欢喜登时落空。

     老仆口中的“也”说的必定是菀儿。他们都是晓得君青琰的秘密,且世世代代服侍君青琰的。那么也就是说他们也见过菀儿的,菀儿也是在这里住过的。

     这里的每一样事物,甚至连此刻我手中所捧的茶杯,兴许菀儿都碰过。

     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时我发现自己还是欠了点火候。我垂下眼,说道:“师父,我累了。”

     君青琰说:“回房歇一歇吧,我已经让下人收拾好了厢房。”

     穿过厅门,抄了一段小路,君青琰推开房门,待我在榻上坐着后,他道:“你先歇着,我去给你做点小菜,醒来后也能吃了。”

     我喊住他,问:“师父,这是以前你睡的厢房吗?”

     他颔首。

     我顿时有些别扭,君青琰和菀儿是夫妻,也就是说他们睡在一起,而我此刻所坐的地方菀儿也是睡过的。我腾地站起。

     君青琰愣了下,问:“怎么了?”

     我道:“我想睡客房。”

     我再次重复了一遍:“我要睡客房。”

     君青琰最后拗不过我,让下人去收拾客房了。他瞅着我,也不说话。一时间我竟觉得有些尴尬,索性垂下眼,一言不发地把玩着腕上的吉祥如意纹镯子。

     人也奇怪,明明不想去想这么多的,可此时无论看到什么我都会想起君青琰提起菀儿时的表情,好比我腕上的手镯,他当初也说想给菀儿送一对来着。

     “公子,容姑娘,客房已经收拾好了。”

     君青琰“嗯”了声。

     我又别扭地站起,跟在君青琰后面。到了客房后,老仆说道:“容姑娘,被褥枕头全都是新的。”

     君青琰道:“行了,你退下吧。”

     老仆应了声。

     待客房里只剩我与君青琰两人时,君青琰忽然握住我的手,他轻声说道:“我在西京郊外还有一处宅子,虽然有些偏僻,但环境清幽,是前些年才买的,我还没住进去过。此处在闹市中,是有些喧嚣了,明日我便着手让人搬过去。”

     他察觉到我的心思了。

     我抬起眼,咬咬唇,说道:“师父,阿妩是不是太任性了……”

     君青琰笑了,嘴唇所弯的弧度很僵硬,可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笑。如白琬所说的那般,吃了龇麟,连笑也不由自己了。他低下头,啄了我的唇一下。

     他说:“有为师在,阿妩可以任性。”

     他摸摸我的头:“累了就歇着,我去灶房里给你小菜。”

     我拉住他的手,双颊发烫。

     “师……师父。”

     “嗯?”

     “你陪阿妩一起歇着,好不好?”

     君青琰和衣躺下,有他在身边,我的心变得安宁。我很快便睡着了。睡梦中,许多破碎的梦境一晃而过,梦中记得格外清晰,可一醒来却丝毫也记不起。

     宅邸里的老仆找人牙子买了两个手脚伶俐的新丫环核桃与碧桃,侍候我的起居。

     花了数日,君青琰也如他所说那般,将宅邸里的东西都搬到郊外的那一处新宅院里了。一晃眼,我便在赵国住了大半月。

     我让核桃出去打听大安的事情。

     核桃打听完后,回来禀报道:“听闻大安的明玉公主不见了,大安的皇帝派了好多人去寻找,连御林军都出动了。”

     这……委实出乎我意料。

     皇兄竟连御林军也出动了!皇兄派御林军来寻人,定然少不了被谏官上折子,说皇兄滥用私权。我顿时惴惴不安,心里愧疚极了。

     可事已至此,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核桃问:“姑娘,外头的寒梅开了,煞是好看。姑娘想去看看吗?有什么不高兴的,兴许赏完寒梅心情便好了。”

     碧桃附和道:“奴婢这就去准备几样吃食。”

     这两个丫环倒是将我的脾性摸得七七八八,估摸君青琰没少吩咐她们俩。君青琰今日外出了,前些天我在西京春元巷的巷尾吃到了一碗劲道特别足的面,料也特别足,颇有我大安的西北风味。我吃了后便有些恋恋不舍,又吃多了半碗,接连几天都让君青琰陪我一起去吃面。

     君青琰见状便想着法子去磨那位面铺的老板,问他愿不愿来宅邸里当差,每日煮个面就成了。结果老板说这是祖传的面铺,不能关。后来君青琰又想了个法子,为表诚意,效仿诸葛孔明三顾茅……面铺,磨着老板传授他祖传擀面手艺。估摸着君青琰活得久,所以银子多,耐心也足,磨了四五日,面铺老板受不住,松口了。

     于是这几日一大早君青琰陪我用过早饭后,便去跟面铺老板学艺。

     我和君青琰说我只是心血来潮想吃个面,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君青琰说还是自己学会了比较好,毕竟不会一直留在西京,等哪天离开了我想吃的时候,他马上就能给我做。

     我悄悄地去看过君青琰学艺。

     我委实难以想象君青琰套着布衣,站在炉灶前嘿咻嘿咻地擀面的场景。不过待我亲眼瞧过后,倒是觉得这世间果真是看脸的,明明套着那么丑的布衣,可在君青琰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尤其是他认真擀面的时候,专注的眼神让我双眼都发直了。

     核桃抱来狐裘,给我披上。

     她扶着我往外走去。

     宅邸里并没有栽种梅树,核桃说的寒梅在宅邸外面的小山坡上。君青琰说梅树栽种的年头有些远,他也不大记得是谁栽的,他看中这座宅邸时梅树已经布满整个小山坡,也正因为这满山的梅树,才让周遭的几座宅邸多年来无人问津。

     理由有两个,一是偏僻,二是太贵。

     经我与君青琰的多日相处,我发现师父不缺钱,也如他说的那般,我在宫里过什么日子,他便能给我一样甚至是更好的日子。

     几座宅邸都被君青琰买了,接连的院墙被打通,还挖了十里荷塘,比起我在大安的明玉山庄,丝毫不逊色。

     “姑娘,前几日刚下了雪,地滑。”核桃提醒道。

     家丁牵来马车,核桃扶我上车。碧桃也备好酒食,放在竹篓里,与核桃一道跟着马车前行。不过片刻,山坡已到。

     我站在山坡下,仰望着满山的红梅,景致颇为壮观,衬着还未化的白雪,白中透红的,雅致得很。

     我揣着手炉,徐步上山。

     核桃怕我摔倒紧紧地扶着我,我道:“寒梅怒放,摘几枝回去放在花瓶里吧,在屋里赏赏也不错。”

     碧桃应了声。

     我又道:“回去后让府里的下人折多点回去,还能做梅花饼。”我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了一句:“我这样是不是太能吃了……”

     碧桃笑道:“姑娘,能吃是福,且……”

     话音戛然而止。

     我扭头一看,碧桃像是被人定住了那般,嘴巴微张。我再扭头看核桃,核桃也是纹丝不动。有了先前的经验,我岂会不知她们两人中了蛊,就像是君青琰常常控制住青玉宫的宫人那样。

     我琢磨着,莫非是师父想给我个小惊喜?

     我环望周遭。

     有一抹人影从梅林中走出,脸圆鼻宽,穿着奇怪的袍服,我敢拿我一年不吃肉食来打赌,这人绝对不是师父易容的,师父的品味可没这么糟糕。

     而且……

     我怎么觉得我见过这人?

     我想了想,可是想不出来。我知道我这记性又开始变得不好了,唯有作罢。我摸了摸袖袋,青虫蛊握在手中,正准备放出时,梅林中陆陆续续现出若干道人影。

     我粗粗一算,起码不下三十个。

     而我只有傻了的情况下才可能把三十个青虫蛊放进袖袋里,且我也知以我的脚力,不可能跑得了。我咳了声:“诸位也是来赏梅的吧?”

     带头的人冷冷看我一眼,不说话。

     我哈哈一笑:“真巧,我也是来赏梅的。”

     一道银光闪现,没入我的体内。

     带头的人说道:“把她带走!”话音落时,已然有一人抓住我的双臂,迅速扛起,然后跃上马匹。马蹄飞扬,甩了我一脸的雪泥。

     我琢磨,他们似乎不知道蛊虫对我没用,所以还是……先装死吧。

     估摸着他们都以为我中蛊了,因此对我没有防范。离开西京后,他们将我扔到一辆马车里。马车仍在前行,不过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我悄悄地摸到窗边,拉开了一条细缝。

     外面的天色已黑,马车前前后后有许多人。

     我总算想起来了。

     之前之所以觉得带头的人眼熟,那是因为我真的见过他。就是那一回我追着玄衣人到了京城郊外,却遇上了一群找茬的南疆蛊师,一见到君青琰就咄咄逼人地说还我龇麟。

     正是现在捉我这群人。

     看来这一回抓走我,目的也很明显,又死心不改地想找君青琰要龇麟了。

     接连几日,马车走走停停的,他们似乎在赶路,一天里只歇一个时辰。不过也没饿着我,到用饭的时辰便有人给我送来干粮和水壶,盯着我吃完后,又继续给我下蛊。

     约摸过了七八日,车窗明亮,是个大白天,他们停了下来。我闻到一阵扑鼻的臊味,仔细一听,原来是赶路多了,不少马匹跑不动了,他们寻了一家马厩,在换马。

     我倒也不担心他们会对我怎么样。

     既然是有求于君青琰,在君青琰到来前,定然不会取我的性命。且君青琰有迷踪蛊,知道我的行踪不难。外头忽有吵闹声,似乎是谈价钱时起了争执。

     而此时有人走近马车,我连忙闭了眼,趴在窄榻上。

     车帘被掀开,臊味更浓。

     有人粗声道:“皇帝的女人,老子还没试过。长得细皮嫩肉的,用起来绝对爽。”说着,有人触碰到我的手臂。

     我心中一惊。

     幸好此时有另外一人阻止了他:“别碍事,这女人你我都碰不得。”

     那人又将我翻过来,掐了我的脸蛋一下。

     “不碰,掐一掐总行吧。老子活了这么久,做梦都想搞景泰帝的女人。不是门主有吩咐,老子早就搞醒她了。”

     “价钱谈好了,启程吧。”

     车帘又被放下,我睁开了眼。

     摸了摸被掐得生疼的脸蛋,我的心噗咚噗咚地跳着。

     我忽然想起那一日君青琰给我的小瓷瓶,瓶底印着一个“景”字。而方才那些人这么说,心底已经隐隐有个猜测浮上心头。

     史书记载,景泰帝与他的皇后卒于一场奇怪的大火,而他的皇后死的那一年似乎不到二十五。

     那么也就是说……

     君青琰是景泰帝?菀儿是皇后?

     白琬说君青琰知道玉人传说,所以寻到了菀儿。玉人能许一个愿望,君青琰当初找到菀儿是想许什么愿望?脑子里冷不丁的想起那一夜在御书房的密室里见到那一本蓝皮书册,封皮用小楷写着六字——

     玉人饲养手册。

     又过了数日,马车总算彻底停下。有人扛着我离开马车,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厢房。

     比我想象中好太多了。

     我原以为他们会将我关在地牢里,或者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没想到却是一间不错的厢房,虽然不能和宫里的相比,但是看这摆设和家具,也能算得上是富贵人家的水平。

     他们没用再用蛊虫控制我,相反的是我到了这个地方后,周遭的人待我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且还有两三侍婢在一旁伺候,我试探地提了个小小的要求:我想吃梅花饼。

     她们竟然也答应了,不到两柱香的时间便给送了过来。

     一侍婢还说道:“姑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奇了,这态度好得像是有求于我似的。我摸摸下巴,道:“这是南疆吧,你们会跳舞吗?会的话,就来跳一个,水蛇腰扭呀扭,我最喜欢这样的舞姬了。”

     “是的,姑娘。”

     说着,她们竟然真的去准备了。没一会就在我面前将小蛮腰扭得跟水蛇一样,一旁还有人奏乐。一舞毕,我很挑剔地说:“你的腰扭得没妖气,去找个有妖气一点的。”

     我故意挑衅。没想到她们还真的又去找了一个妖媚的舞姬,那腰肢扭得我浑身都酥了。

     我委实捉摸不透。

     此时天色已黑,一侍婢屈膝道:“姑娘,天色不早了,还请早些歇息,奴婢们在外头守着,姑娘若有吩咐,在里头唤一声,奴婢们就能听到。”

     在她们走到门槛处时,我轻咳一声,道:“且慢。”

     我沉声道:“我要见你们的门主。”

     一侍婢回我:“回姑娘的话,门主曾吩咐,时机一到自会来见姑娘。”房门一关,我不由陷入沉思。方才逐步试探,依稀也试探出了一些事情。

     他们待我如此客气,看来原因不在君青琰身上。

     换句话说,他们并非冲着君青琰去的,而是冲着我来的。

     翌日,我嫌屋里闷,嚷嚷着要出去走走。几位侍婢起初不大愿意,但在我的再三坚持下,还是答应了。我趁机出去打量了周围的环境。

     是一个不大的院子。

     有一间主屋,还有两三间耳房,想来那几位侍婢便是睡在耳房里。院中空荡荡的,地上的积雪已融,寒风吹过时,微微有些冷。

     我哆嗦了下,身旁的侍婢给我披上狐裘。

     我问:“这是哪儿?”

     她道:“回姑娘的话,这里是元山门。”

     我一听,心中顿时了然。之前周云易给我看的那本有关南疆蛊术的书册中,除了详细介绍了各种蛊术之外,还有门派。元山门是南疆的四大门派之一,因曾经养出蛊王龇麟,奠定了独尊无二的地位。

     看来这儿真的是南疆了。

     我想走出院门,刚到门口就被俩护院拦住。

     我扭头问侍婢:“哦?连在门口走走也不行?你们大老远将我掳来南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也没法逃得出去,在门口走走还能在你们眼皮子下不见么?”

     护院面上有为难之色。

     我仗着她们之前待我的态度,佯作一副恼怒的模样,气冲冲地道:“不给就罢了!有你们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侍婢赔笑道:“姑娘莫生气。”

     说着,侍婢给护院使了个眼色,他们终于缩回手,侧过身子,道:“姑娘请。”

     我这才发现这座小院子竟在半山腰上,且周遭护院重重,我想要离开委实不易。接着我又如法炮制,不过走到元山门的门口,几个侍婢就死活不再愿意我离开了。

     我也作罢了。

     做人不能得寸进尺,横竖走了一整日,我也大概把元山门的地形摸得七七八八,且我还发现一事,这元山门的人格外怕我生气,我一恼,一怒,几个侍婢就连忙服软。

     说起来,倒是跟我在宫中的时候差不多。

     不仅仅是我青玉宫的宫人,就连皇兄也是如此,我一不高兴了,或者是一生气,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皇兄便什么都应承我了。

     我琢磨着,莫非我长了张容易让人怜香惜玉的脸?

     我算了算,离我被掳的那一日,已经过了一月有余,春雪都开始初融了,可君青琰还没找上来。我不禁有些担心。

     不过这时我已经把元山门摸得比皇宫熟悉。

     昨日我找到一条下山的小路,微微有些陡峭,但并没有人看守,所以如今只要我寻个时机摆脱掉这几个侍婢,便能抄小路下山,再迅速离开南疆。

     到时候不管去赵国也好还是回大安也罢,总好过在南疆当傀儡。

     在大安时,我练就了一身甩人的好本领。此时在南疆的元山门要甩掉几个侍婢也不难,许是我这些时日太过乖巧,她们以为我如同孙猴子一样逃离不了这座五指山,于是对我放松了警惕。

     我声称肚痛,要如厕,在茅坑里蹲了许久,又捏了个手纸用光的措词支开了其中一个侍婢,剩下的一个用青虫蛊解决了。

     我十分顺利地溜到那一条小路。

     我摸了摸袖袋,青虫蛊只剩三个,接下来得省着用了。我没有多想,赶紧往山下走。这条小路不像元山门正门对着的打磨好的那条山路,那条山路马车能直接上来,而我选择的这条陡峭的路只能靠我自己爬下去。

     我时间不多,不用两刻钟,她们就会发现我不见了,我得赶快爬下去,趁她们没有发现先找个安全地方躲一躲,等风头过去了再离开南疆。

     山路越来越窄,不过却离山下的小镇越来越近了。

     我心中一喜,加快了速度。

     然而,将近山脚时,我倏然听到一道奇怪的声音,沙沙沙的,伴随着冷风,让我的皮毛都竖了起来。我一扭头,只见数十步开外的树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蝎子,地上还有许多,俨然就是一个蝎子场。

     我咽了口唾沫,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这条小路没有人看守了。

     有这么多蝎子在,谁敢从这里逃走呀。

     我不禁往后挪了挪,未料却是碰到一处柔软。我吓得双腿都软了又软,颤颤巍巍地扭头,我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少年郎。

     眉清目秀的,看起来连二八都没有。

     他看着我,问:“害怕吗?”

     我老实地回答:“……有点。”

     他哼了声,道:“既然害怕就不要逃走,擅自离开元山门的人需要惩罚。”他拍拍手,那些密密麻麻的蝎子立即涌来,我是不怕虫蛇之类的,但……但我数量一多我就怕了。

     我镇定地说:“我不是你们元山门的人,你们擅自抓我过来才应该受到惩罚。我被抓了逃走有什么不对?若是门主被抓,莫非门主会什么都不做任由对方宰割?”

     少年郎挑眉:“你知道本座?”

     “我猜的。”

     这些时日我有观察元山门的弟子,包括侍候我的那几个侍婢,元山门等级分明,服饰也大有讲究,且南疆的人以蛇为图腾,少年郎身上的袍袖上绣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金蛇,若非地位高的人不可能敢这么穿。

     他道:“你倒有几分聪慧,不过还是要罚。”

     眼角的余光一瞥,蝎子群离我越来越近,我晓得他能控制蝎群,我逃也来不及。我一咬牙,眼眶登时就泛出泪珠,我吸吸鼻子,骂道:“你们好无理取闹,枉我我还以为你们元山门是南疆的正经门派,是讲道理的……”

     泪珠子这会也啪嗒啪嗒地掉落。

     少年郎看起来有些慌,他连忙从衣襟里掏出一本书册,翻了翻,然后急匆匆地说道:“别哭了别哭了,本座不吓你了。”

     话音未落,他拍拍手,蝎子群开始慢慢地退散。

     我眼尖地瞅了瞅。

     蓝皮的小册,上面写着六字——玉人饲养手册。

     我被抓了回去,侍候我的侍婢通通受了罚,此时全都跪在屋外。

     我哭得双眼红肿。

     少年郎不知该如何是好,在我身前慌了手脚。他……似乎特别害怕我哭泣。我暗地里掐了自己一下,眼泪又从眼角处滑下。

     他说:“你别哭,有话好好说。本座不是没罚了你吗?你哭什么?”

     我道:“千里迢迢被抓来,我能不哭吗?”

     他道:“你说,你要怎么样才不哭?”

     我道:“放我走。”

     “不行。”

     我又道:“为什么要抓我过来?你们元山门意图何在?”

     他沉默了下。我重重地吸了吸鼻子,哇的一声哭得厉害了。他无奈地道:“莫非你当本座是傻子?本座看得出来你在装哭。”

     我被呛了下。

     他又说:“君青琰欠我们的便由你来还。”

     我说:“你是说龇麟的事情?明明是你们出尔反尔,给了师父又反悔了,怨不得别人。”

     少年郎道:“那是先人傻,我们可不傻。”

     我大概能猜得到是什么事了,估摸着是当初菀儿死后,身为景泰帝的君青琰为了与菀儿再续前缘,便跟有龇麟的元山门做了交易,也估摸着元山门的先人好骗,于是龇麟被君青琰吞入肚里了,然而元山门的后代却后悔了,于是便有了之前追杀君青琰的那一桩事,也有了现在抓走我的这一桩事。

     不过我这事,有点不一样。

     根据方才看到的蓝皮小册,我想他们估计是把我当玉人了。所以才抓了我,估计是想等我二十五后化玉,然后许个和龇麟有关的愿望。

     我颇为不解。

     怎么人人见到我都把我当玉人了?

     不过我不打算告诉眼前少年郎真相,他们把我当玉人,我倒是可以借此逃离元山门。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郎道:“本座大名元祁。”他滔滔不绝地说道:“本座是南疆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门主,在本座的带领之下,元山门一定能发扬光大,受万人景仰!”

     果真还是个少年郎。

     我崇拜地道:“元门主果真名不虚传,久仰久仰。”

     元祁满意地笑了笑。

     我又道:“方才你看的那本册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元祁问:“什么册子?”

     我道:“玉人饲养手册。”他警惕地看着我,我耸耸肩,说道:“你不必如此,我知道我是玉人,也知道你们抓我过来为的是什么,我现在就是好奇里面的内容。我倒是不曾想过世间竟会有这样的书册。”

     他道:“是祖上流传下来的。”

     我问:“给我看看吧。”

     元祁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给我了。我翻开一看,里头密密麻麻地记载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注意事项,养玉人竟然如斯麻烦,必须时常保持玉人心情开朗,哭的次数越少,化成的玉质地便越好,也更容易达成愿望。

     我摸摸下巴,原来如此,难怪元祁这么怕我哭,怪不得对我有求必应。

     这元山门的门主毕竟年纪轻,实在不圆滑,也愚笨得可以了,竟然还真的把书册给我了。倘若我真的是玉人,此刻必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然后闹得他把我给放了。

     元祁又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瞅瞅他,露齿一笑:“没什么。”

     我继续翻看小册,蓦然,我的目光顿时凝住。入目之处是一行细小的字——玉人若为女,需是完璧之身。一旦破壁,愿望无效。

     我怔了怔。

     若这小册上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也就是说君青琰和菀儿从未圆过房?

     我的脑子里有许多逃走的计划,可惜还未一一施行,我就得病了。起初是感染风寒,而后半夜发烧,烧得我神志不清。

     我做了许多个梦,梦里有许多人在说话,可我一句也听不清。我屏气凝神,尝试了好久,才稍微听清了一句——“阿琰阿琰,我要七福神。”

     脆生生的童音在脑里荡来荡去,最后把我荡醒了。

     我睁开眼,映入我眼底的是元祁那张焦急的脸。我听到他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生病了?”他翻着蓝皮手册,边踱步边说:“明明这书上说玉人几乎不生病的,这要病死了龇麟也没了。”

     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我挺想告诉他一句,我不是玉人。不过听到他后半句,我顿时就不想告诉他了。我咳了了一声,元祁一个箭步奔到我身边。

     “阿玉,你好些了吗?”

     我的嗓子沙哑得很,也不知烧了几日,现在头还是晕晕乎乎的。我说:“我不叫阿玉。”

     元祁说道:“那美玉这名字如何?”

     我没力气与他说话了。

     元祁还自顾自地说道:“不如叫你明玉好了,明玉明玉刚好和你相衬。”

     他这倒是误打误撞地说对我的封号了。

     我咳了几声,他又对一旁的侍婢说:“快去把大夫唤来,说是退热了。”

     大夫很快便来了,一诊我的脉搏,松了口气,说道:“烧退了,就没什么大碍了,好好休养半月便能痊愈了。”

     我病得多了,无需大夫多说,我也知道我肯定是感染了风寒,然后引起发热。想来是那一日偷偷离开元山门,下山的时候受了蝎子群的惊吓,出了身冷汗,被抓回来后也没注意,于是便感染风寒了。

     若是搁在以往,我也不担心。

     因为我知道病几个很快便能好了,可近两年来,我只要一得病,在榻上便躺得越来越久,即便是小病。最开始是小半个月,之后一两月,最近一次病了一回,痊愈后夏天都过了。

     这一回也不知要病多久。

     我叹了声,现在是想逃跑也逃不成了。

     元祁担忧地问:“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他看我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样宝器,仿佛我生个病,宝器便不能用了。我懒得理他,加之头还是昏沉得厉害,双眼一闭,没一会又睡过去了。

     待我再次醒来时,外边的天已经黑了。

     侍婢问我要不要喝水,我清清嗓子,说:“也好。”

     我又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现在我全身无力,像是好几天没进食过一样。侍婢正要回我,倏有银光闪现,她被定在地上。

     我一怔,抬眼绕过侍婢望去,见到一抹熟悉的人影。

     我心中一喜,正想用力从榻上坐起时,君青琰已经奔到我身侧,他扶起我,我倚在他的怀中。他说:“是为师来迟了。”

     他握住我的手,道:“元祁虐待你了?”

     我摇摇头,说:“他当我是玉人,不敢待我不好。”我又咳了几声,君青琰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喝了几口,嗓子方舒服了一些,我道:“元祁想拿我换龇麟。”

     君青琰握紧我的手:“你先养病,其他事无需多想。养好病才是正事。至于元祁,等你病好了再说。”

     我看了看他,问:“师父,你是不是生气了?”

     每次君青琰一生气,就会摆出这样的神色。君青琰拍拍我的手背,道:“为师只是在生自己的气,一时疏忽又让人掳走你了。”

     我笑道:“明明是第一次……”

     君青琰道:“是为师记错了。”

     师父来了,我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头也没那么沉了。不过我是万万不愿再留在元山门了。我撑着眼皮,说:“师父,我们离开南疆吧。”

     君青琰道:“等你养好病后再离开。”

     我摇头道:“可阿妩不想留在这里了。”

     他道:“阿妩乖,等你的身子再好一些就离开。”我侧过头,咬上君青琰的唇,说:“师父,阿妩好想你。”

     君青琰的眼里有柔色浮起。

     他回亲了我一口。

     我问:“师父想不想阿妩?”

     他说:“你一直在为师心里。”

     我满意极了,只是同时的又有些苦恼,我道:“师父,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怎么近几年每次病的时间都越来越长?”若是再多几次,一病几年的话,那还用活的?

     君青琰垂首亲了亲我的额头:“别担心,有为师在。”

     有他这一句话,我也安心了不少。

     君青琰易容成了元山门的一个小厮,夜里便控制侍候我的侍婢,在我身边照顾我。有君青琰在,我的心情也大有不同,虽然还躺在榻上,但是精神好了不少,不过还是下不了榻。

     我清醒的时候听侍婢说近来元山门很邪门,藏书阁无端端就走水了,更邪门的是门主住的院落闹鬼,说是有长舌女鬼在门主榻前飘呀飘,不过门主英明神武,自然不怕鬼神之流。

     她们话是这么说,但我这几日见到元祁的时候,他双眼无神,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显然是吓得不轻。以至于后来元祁也病了,大半月没过来看我。

     夜里时,我问过君青琰,是不是他干的。

     君青琰咳了好几声,说:“不是。”仿佛怕我不信,他又添了句:“为师像是会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的人吗?”

     与师父相处这么久我哪里会不知他一说谎就咳个不停,不过我不打算揭穿他。

     我笑了笑,说:“嗯,是不太像。”

     说着,胸口忽然一闷,不由重重地咳了好一阵子。君青琰拍拍我的后背,把案上摊凉的药喂我喝了。我歇了半会,方舒服了不少。

     “师父,最近可有皇兄的消息?”

     离宫后,我心里始终挂念着皇兄,尤其是生病之后,格外想念皇兄。我今日才发现侍候我的侍婢早已换下薄薄的春衫,穿着轻薄凉快的夏裙了。

     我离开大安已有整整半年。

     我这一回竟然真的病了很久很久,体内似有什么将要呼之欲出一般,夜里也总在做奇怪的梦,梦境光怪陆离,可是我醒来后却一点也不记得,只记得心口在呼哧呼哧地疼。

     君青琰的沉默让我多了几分慌张。

     我问:“皇兄怎么了?是不是皇兄出什么事情了?”

     君青琰轻声道:“没有,远在南疆,大安的消息难以打听。”顿了下,他又道:“不过你放心,你皇兄是九五之尊,断不会出什么事情。”

     我松了口气。

     此时我也有些乏了,君青琰说:“睡吧,为师等你睡后再离开。”我合上眼,一会后,我又睁开眼,抓住了君青琰的手,说:“师父,等阿妩病好后,回大安吧。阿妩想家了。”

     半晌,我才听到他说了句。

     “……好。”

     我能下榻时,夏天已经过了。虽然我还未完全康复,但能走能跳的,就是偶尔会有点头晕。不过也不要紧,我想快点离开南疆。

     在我的坚持之下,君青琰妥协了。

     夜黑风高之时,我们详细地密谋了一番,决定后日便离开元山门。后天是元祁的生辰,我听侍婢说,每逢门主生辰都会大办,正是元山门守卫最放松的时候。

     元祁还不知我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加上我这么听话配合地在元山门待了大半年,元祁早已对我没有了警惕之心。

     到时候便是我与君青琰离开的最佳机会。

     夜色临近,我听到烟花在夜空中炸响的声音,想来是在庆贺元祁的生辰。此时,门被推开,两个侍婢端了饭食进来,一侍婢走到我身边,问:“姑娘,今日的身子可有好些了?”

     我咳了几声,道:“你们过来。”

     另外一个侍婢也走上前。

     在她们站定时,我将君青琰交给我的两个蛊虫迅速送入她们的体内,随后我一翻身,麻利地溜了出去。走到院门时,君青琰已经解决了门口的两个护院。

     “师父……”

     君青琰牵上我的手:“我们走吧。”

     一切都如君青琰所料那般,因元祁的生辰,一众护院都放松了警惕,守卫也松了许多,君青琰与我轻而易举地走出了元山门。

     抄了一条近路,约摸走了一刻钟,不远处的树下出现了君青琰早已备好的马车以及两匹马,还有两个老仆。

     我认得他们的,是西京府邸上的老仆。他们对我抱拳,喊了一声:“容姑娘。”

     我对他们点点头,君青琰扶我上了马车。

     君青琰坐在赶车的位置上,对老仆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人明了,迅速翻身上马,扬起马缰,跑得飞快。在我与君青琰的计划中,两个老仆乃是起诱敌之用。

     元祁他们定会以为我们赶时间,选择的逃跑方式定会是骑马,而非马车这么悠哉游哉的像是出游一般。到时候元祁发现我不见了,肯定会先去追两个老仆,到时候我与君青琰早已离开南疆了。

     车窗外的景致不停地后退,马车跑得平稳,虽是山路但也不会颠簸,如在平地上行走那般。

     我喉咙有点干,轻轻地咳了几声。

     君青琰立马问:“是不是喉咙不舒服?包袱里有水囊。”

     我掀开车帘,钻出马车,与君青琰坐在一块。他有些紧张,说:“外头风大,进去坐着。”我挽住他的臂膀,说道:“阿妩没事,病也好得七七八八了。”

     君青琰还想说些什么,我抢先说道:“阿妩想和师父一起坐着。”

     每次我这么一说,君青琰就拿我没辙。这一次也依旧如此。我说:“师父,阿妩想时时刻刻都和你在一起。”

     君青琰说:“傻丫头,现在不就跟为师一起了吗?”

     我道:“我想和师父待久一点。”

     他无奈地道:“就坐一会,要是再咳嗽就得进去坐着。”

     我挽紧他的手臂,说道:“好。”

     时值秋末,秋高气爽,夜色如墨,依稀能见到大雁南飞,一切的一切再寻常不过。可我却看得入神,许久,我对君青琰道:“师父,我们不回赵国了,我们回大安吧。我……我想见皇兄。”

     君青琰的手臂微僵。

     半晌,他轻叹一声,道:“也好。”

     我与君青琰始终是低估了元祁,他如此年少便能当上元山门的门主,到底是有几分能耐的。我们刚到山脚,元祁便带领着一群人追了过来。

     “君青琰,明玉!你们俩在本座的元山门白吃白喝大半年,这么就走了,你们的脸皮被狗吃了吗?再不停下来,别怪本座无情!”

     君青琰一把拉住我,单手解开套马的缰绳,随后与我一道跃上马匹,车厢轰然倒塌。我坐在君青琰的怀里,耳边的风呼呼呼地吹。

     马匹上承载两个人的重量,始终有点吃不消,渐渐的,跑得越来越慢。我扭头一看,元祁他们与我们越来越接近。

     我问:“师父怎么办?”

     君青琰说道:“你抱着马脖子,不要松手,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只要跑到山脚下的小镇,就会有我们的人接应。我先挡着他们。”

     我心中一紧。

     “他们人这么多……”

     君青琰道:“还记得当初在京城郊外的时候么?”

     我点头。

     他道:“你放心,有龇麟在,他们奈何不了我。我会平安无事地去找你。”

     我知道不会武功的我只会是君青琰的累赘,遂赶紧点头。君青琰亲我的脸颊一口,翻身下马,手掌往马臀一拍,我再次见到漫天的银光飞舞,我知道那是蛊虫。

     不过此时我顾不上那么多,只能死死地抱住马脖子,生怕它会把我甩下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待夜色越来越黑时,我见到不远处有火光现出,是小镇上的灯火。我心中一喜,可接近小镇的时候,马忽然嘶叫一声,前蹄高扬,登时把我甩到地上。

     手臂重重一磕,我听到手镯破裂的声音。

     是打小开始我就从未摘下来过的吉祥如纹镯子,恍惚间,脑子里响起皇兄的那一句——“阿妩,这镯子是开过光的,可以庇佑你身体安康,以后不许摘下来。”

     我从小就对皇兄唯命是从,皇兄所说的话,每一句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说:“明玉这个封号与你极为相衬……”

     他说:“阿妩,朕最疼你了,阿妩一哭朕就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说:“阿妩是朕的皇妹,朕会待你好。”

     那一夜从御书房的密室出来,我就一直在欺骗自己。

     皇兄待我好跟玉人无关,我甚至在自欺欺人地认为菀儿不是我,还为此狂吃君青琰的醋,想着吃醋吃多了,我便能更坚定地告诉自己,我不是菀儿,不是玉人,我与皇兄二十多年的兄妹之情,都是真的。

     皇兄宠我疼我,仅仅因为我是阿妩,我是他的皇妹容妩。

     可现在玉镯破了。

     先前光怪陆离的破碎梦境一一缝合,每一个梦都在真真切切地告诉我——你就是菀儿,你就是玉人。

     我想,之前君青琰与白琬第一眼见到我都误认我是菀儿,随后又果断地否决,想必是吉祥如意镯子的功劳。镯子一碎,我的脑子也不晕了。

     我从未感受过自己的身体如此有力,像是获得新生一般。

     我大抵明白元祁之前整日在我榻边唠叨玉人不会生病的缘由,这镯子便是隐藏玉人气息的关键,可如今我的年龄逐渐逼近二十五,镯子挡不住了,于是我才会病得一次比一次久,想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小到大一直生病的缘故吧。

     如今碎了,便再也无法抵挡。

     我望了望黑沉的夜空。

     离我二十五,还有一年零两个月。

     我从地上爬起,玉镯一碎,就像是药到病除一般,我的脑子前所未有地清醒。我举目四望,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找到君青琰的人。

     未料此时,却有数道黑影逼近。

     虽着便衣,但不难发现他们的腰间上有元山门的腰饰,我在几个侍婢的身上都见过。我数了数,有四人,而我身上只剩三只青虫蛊。

     我不假思索便将青虫蛊全部抛出,有三人中蛊。

     还有一人惊诧地看了我一眼,道:“倒是小瞧了你。”

     我拔腿就跑,等剩下三人清醒过来后,我就真真是插翅难飞。我没有来过山脚下的小镇,只能往人烟最多的地方跑,只要遇上君青琰的人,我就能得救了。

     也不知是不是玉镯碎了的缘故,又或是我一心求生,那追我之人一时半会竟也追不上我。我跑得气喘吁吁,慌乱之中,误入一幽深窄巷,巷尾将近,竟是没了路。

     墙这么高,我断不可能翻得过去。

     黑影逼近,龇牙咧嘴地看着我。

     “看你还想逃哪里去……”

     他一步一步地靠近,我一步一步地后退,无路可退时,我心生绝望。若是再被抓回元山门,下次恐怕没这么容易逃出来了。

     黑影伸手。

     我闭上了眼。没有想象中的粗暴,且似乎还有闷哼的一声响起。我不由一怔,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却见黑影倒地,头部的血流了一地。

     我再抬眼,眼睛倏地睁大。

     一男子手抓砚台,砚台一角疑似有血滴下,而这男子我也认识。

     正是早已被赐死的周云易。

     我与他四目相对。

     他正想说话,我拍拍衣袖,轻描淡写地道:“周大人,你该不会想告诉本宫你是周云易的孪生兄弟吧?”

     周云易苦笑一声:“罪臣不敢。”

     我道:“连诈死你都敢了,你还有什么不敢?”

     我往前迈了一步,不小心踩到黑影的手掌心,夜深露重的,这儿委实不是个谈话的好地方。周云易也注意到这一点,他道:“罪臣自知死罪难逃,然此时已然夜深,公主衣衫单薄,若因此而凤体违和,罪臣更是罪上加罪。若公主不介意,还请来罪臣的寒舍喝杯热茶。”

     有迷踪蛊在,镇子如此小,君青琰不会找不到我。我瞥了他一眼,端着架子道:“走罢。”

     周云易侧过身子:“公主请。”

     礼数还是一如既往的周到。

     我先行了一步,周云易虽然带路,但步子也稍微慢了我一小截,口中指着路:“……往东拐个十来步便到了,罪臣的寒舍便在此处。”

     小半柱香的时间后,周云易方停下来。

     我抬眼打量了下,并非是高门大户,只是一般的小院,门口有个小厮,是周云易在大安时就常带在身边的,因此自然也认得我。

     小厮面色惶恐。

     周云易温声道:“去沏壶热茶。”

     说着,小厮慌慌张张地开了门。我随着周云易一道迈入,院里有个小棚,搭着一个葡萄架子,旁边还有晒着的腊肉,看起来倒像是个农家小院。

     周云易抬袖置于唇边,轻咳了声:“寒舍粗陋。”

     我道:“无妨。”

     我进了屋里,小厮已经沏好一壶热茶。周云易倒了一杯,递到我面前,我道:“搁着吧,本宫并非来与你叙旧的。”

     我直截了当地道:“你为何会在此?”

     周云易跪下,他的小厮也跟着跪下。

     他道:“罪臣贪生怕死,有负皇恩。”

     我道:“冠冕堂皇之话就不必说了,你是如何诈死的?本宫的侍婢明明亲眼见到你家人替你收了尸……”我一怔,当初我因君青琰一事受了情伤,心如死灰,也没亲眼去看,所有的所有都是由冬桃之口告诉我的。

     ……冬桃骗了我。

     是她骗了我!

     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此事来骗我,除非是她背后有人指使。而能让周云易瞒天过海之人,如今朝中也只有一人。

     周云易微微一笑:“看来公主是想明白了。”

     “是……是……”

     他又道:“人生在世总有许多逼不得已……”蓦地,他向我我靠近,有一股奇怪的香味袭来,只听他声音喑哑地道:“公主,莫要恨云易。”说罢,我倏然困极了,眼皮一垂,不知不觉中就昏了过去。

     我醒过来时,还未睁眼,便听得辘辘车声。

     身下是柔软的矮榻,鼻间里依稀可闻龙涎香。我咽了口唾沫,迟迟不敢睁眼。

     我终于明白我昏倒前周云易说的那句话。

     他让我别恨他。

     想来是便是这个理由。

     “阿妩。”

     一道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逼得我浑身打颤。宽厚的手掌抚上我的脸颊,他说:“阿妩还在怨朕打了你一巴,是吗?”

     “小时候阿妩与朕闹别扭时,也时常装睡,朕哄了你一回又一回,你才肯对朕笑一下。离宫出走了这么久,你再不回家,朕心难安。”

     皇兄的手指轻轻地滑过我的脸颊,龙涎香的味儿越来越重。

     我忍不住,终于睁开了眼,映入我眼底的是皇兄近在咫尺的脸蛋,他深深地看着我,轻笑了声:“终于肯睁眼了。”

     我鼻子一酸。

     倘若我不是玉人,真的是皇兄的阿妹,那该多好。可惜没有倘若,摆在我面前的是血淋淋的现实。

     我张张嘴,道:“皇兄,阿妩有话与你说。”

     皇兄仍旧是那副含笑的模样:“嗯?”

     我道:“阿妩有愧于大安,有愧于皇兄自小的教诲,做出了有辱皇家声誉之事,阿妩早已非完璧之身。”

     皇兄笑容顿僵。

     我豁出去了,说道:“阿妩早已与君青琰行了夫妻之实,是阿妩一时情难自禁,行下苟且之事,请……请皇兄降罪。”

     皇兄看着我,目光冰冷得像是腊月寒谭。

     我对皇兄撒了个谎。

     我与师父自然不可能行了夫妻之实。我早已恢复了作为玉人的记忆,若是当真与师父行了夫妻之实,我的生命便真的只剩一年了,再也没有轮回。

     我之所以这么说,为的便是试探皇兄的恻隐之心。

     我与君青琰行了夫妻之实,那么等我到了二十五,就不能化玉了。于皇兄而言,我便只是一个短命鬼。希望皇兄能够看在过往二十四年的兄妹之情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皇兄变得沉默。

     打从那一日我在马车上说了那一番话后,皇兄再也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即便偶尔我想开口软声软语地哄着皇兄,皇兄也不给我这个机会。

     但凡我一张嘴,皇兄冷飕飕的目光就就飘了过来。

     那张黑沉沉冷冰冰且陌生到极致的脸,登时让我如鱼在哽。我不禁有些心酸,过去的日子当真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