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剑圣,莱茵哈鲁特!
    (求收藏啊!TAT!看完本书之后,加入一下书架如何——TAT)

     “很贵重的纹章?”

     牧澄看向身边的艾米莉亚,佯装出不解的样子。

     “就是在这一带被小偷偷掉了对吧?”

     缓缓地问了这么一句,旋即牧澄看向艾米莉亚。

     “嗯,没错,那个纹章...嗯...是我很重要的人的信物,所以没有它是不行的。”

     艾米莉亚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把龙之纹章事关王选的事情告诉牧澄。

     “是这样啊...”

     牧澄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遗失的东西,如果在这里弄丢的话,估计很难找回来了吧,毕竟这个城市实在是有点儿大。”

     牧澄说的可是大大的实话,这个城市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可是面积的确是大得惊人。

     不仅分为内外双层,还有各种小巷口,贫民窟也是存在的。

     更加别说还有城中河这样的存在。

     面积方面可想而知。

     “可是,那个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啊,如果没有它的话...”

     半妖精那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焦急之色。

     “不用着急,我们可以去卫兵队哪里询问一下这一带比较有名的小偷,对吧,有他们的指引的话,估计会有其他的收获喔。”

     牧澄笑着说出了这个提案。

     “的确,去卫兵队问一下说不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艾米莉亚的焦急之色终于缓解了一部分,点了点头。

     “对了,交涉方面的话,能不能让我来呢?”

     牧澄看着后者,也提出了这个要求。

     “啊...这个啊...”

     艾米莉亚没有说话了。

     洁净的银白色发丝,还有那尖尖的耳朵。

     银发半精灵,这样的人物,不管在哪里,都是不详的征兆,甚至不会有人去搭理她。

     “我明白了。”

     艾米莉亚声音多少有点儿低沉,显得闷闷不乐。

     “别在意那些有的没的事情,至少在我看来,银发还有半精灵,可是很可爱的存在啊。”

     牧澄大大方方地笑着说道,同时拍了拍少女的肩头,很明显也是知道后者在想些什么。

     “唉?可、可爱什么的,才没有呢。”

     感受着后者温柔的动作,少女白皙粉嫩的脸上又浮现出了醉人的红晕。

     “我也觉得我的女儿可是十分可爱呢。”

     一道黑影从少女的后颈处冒出。

     那是一只毛茸茸的,说不上是猫还是老鼠一样的生物,灰色的皮毛,粉红色的鼻子得意地发出了哼哼声。

     “这位是?”

     牧澄看向艾米莉亚,仿佛对于她的身份有点儿疑惑。

     “一直隐瞒你真是抱歉了。”

     艾米莉亚不介意地摇了摇头。

     “我的本名叫做艾米莉亚,身份则是一个精灵术师,它是我使役的精灵,名字叫做帕克。”

     艾米莉亚那沉稳而又纤细的声音做出了解释。

     “是么?精灵术师啊...难怪刚才遇见那三个人的时候,你居然一点儿慌乱感都没有,原来是我多管闲事了吗?”

     牧澄微笑着摊了摊手。

     “才没有呢,小伙子,刚才你那勇敢的表现我也看在眼里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呢。”

     精灵帕克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很明显,牧澄刚才那种舍己为人的动作,也争取了它许多的好感。

     “这个...”

     牧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像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一样,干咳了两声。

     “出发吧!向着卫兵队!”

     在艾米莉亚与帕克的眼中,他这种举动就好像是为了掩饰自己难为情一样,两者相视一笑,旋即跟上了牧澄的脚步。

     “等着我啊,亲爱的剑圣大人,破解杀局...可少不了你啊。”

     此刻,牧澄,信心十足。

     ----分割线----

     “哈?打听事情?这里可不是办哪种东西就能够来的地方啊!”

     被一身甲胄包裹着的高个子卫兵看着身前的两人,挥了挥手。

     艾米莉亚那引人注目的银发已经被后者随身携带的视觉遮蔽魔法的洁白魔法袍给遮挡住了。

     不要说卫兵,就连牧澄都看不穿那层魔法装束。

     这种气息遮掩型的道具,也是比较稀有的。

     等到这个世界结束之后,牧澄估计着自己也能够入手一件。

     “我们只是想打扰一下,询问一下那个...”

     终于,一直站在一边的艾米莉亚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别废话了,卫兵队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地方,浪费我这么久的时间你们也应该知足了,再纠缠下去,就按照妨碍公务的罪责抓捕你们两个了。”

     高个子卫兵很明显是没打算听艾米莉亚与牧澄说完话,挥手开始赶人了。

     “怎么办啊...牧澄...”

     艾米莉亚小声地询问道。

     这种时候能够依靠的,估计也只有牧澄一个了。

     “别急。”

     不同于艾米莉亚的担忧,牧澄则是笑了笑,满脸胜券在握的表情。

     于是,在艾米莉亚讶异的表情之中,牧澄反而抽出了轻骑刺剑。

     “你们这些人!一点都不知道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怎么写的!现在我就代表你们长官好好儿教训一下你们!”

     声音很大,甚至惊动了城楼上面的卫兵。

     所有人都看向底下的牧澄。

     “嗤——为人民服务,我他妈进入卫兵队就是为了吃香的喝辣的,谁会去管你们这些区区贱民的想法。”

     高个子卫兵发出了嗤笑声。

     “而且,小子,你刚才好像把剑指向了卫兵对吧?”

     “那又怎么样?”

     无视了一边拉扯着自己衣服的艾米莉亚,牧澄一字一句地继续说道。

     “难不成每一个来到这里请求卫兵队帮助的人都是贱民吗?在你们的眼中,他们的生命就是草芥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将王权比作船上之人,那么你们嘴里的贱民就是船下之水,如果不为他们考虑,那这卫兵队,要它何用?!”

     字字珠玑,铿锵有力。

     就连一直拉着牧澄的艾米莉亚都愣住了。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与自己的见解相同...不,是更加上升了一个层次。

     “你...”

     正当高个子卫兵脸上满是涨红之色,准备拔出腰间短刀的时候——

     “住手!”

     清亮的声音传来。

     牧澄回头。

     那是一个火红发色与清澈蓝眸的俊美青年。

     身材纤细而修长,穿着洁白骑士服装,缓缓地走了过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阁下真是高见。”

     绕开了受他气势所摄,动弹不得的高个子卫兵,青年冲着牧澄行了一礼,彬彬有礼地说出了这句话。

     终于来了。

     牧澄目光一闪。

     莱茵哈鲁特——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