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魔女教来袭!
    两边是茂密的丛林,中间是宽广的大道,泥黄色的土地完全没有经过修缮。【零↑九△小↓說△網】

     “说起来,牧澄经常去领地里面的村子呢。”

     蕾姆双手放在身前,呈女仆站姿向前走着。

     “是啊,村子里面的人可都是很和善啊。”

     牧澄笑着说道。

     的确,相比于宅邸哪种压抑死人一样的气氛,牧澄更加喜欢底下村子哪种随和的状态。

     穿出了密林。

     是由碧绿草原以及风车小溪所组成的景象。

     同时,这也代表着,快要进入村庄的范围了。

     “走吧,蕾姆。”

     牧澄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饶有兴趣的微笑从脸上浮现而出。

     然后——迅速地抓住了蕾姆的手掌。

     “唉?”

     蕾姆那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脸色,有点儿诧异地看了眼牧澄。

     “你想干什么?牧澄?终于忍不住自己的**了吗?”

     “是啊!——”拖着长长的语调,在蕾姆那惊诧的表情中,将后者——

     嘭!!!

     猛地将蕾姆扑倒在地,牧澄一个灵巧地受身。

     呯呯呯!

     数柄刀剑歪歪斜斜地插在了他们刚才所站立着的地方。

     “我本来还以为你们会等一会儿再行动呢。【零↑九△小↓說△網】”

     牧澄抚摸着自己衣袖的被刀剑所划开的破洞,兴致勃勃地看了眼从密林之中缓缓走出来的,穿着黑色长袍。

     那紧密的布料,除了他们的手部之外,甚至什么都紧紧地束缚在了长袍其中。

     魔女教教徒!

     果然么...剧情开始改变了。

     牧澄眯起眼睛,看向四周。

     密密麻麻的,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头部上面附着血液纹路一般的黑色头套。

     “魔女教教徒?!”

     蕾姆看着周围的突然冒出来的黑袍人,那是悲愤到沉郁的音调。

     “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语,使得牧澄都是不由得侧过脸看了一下蕾姆现在的表情。

     温和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痛恨。

     哗啦啦...哗啦啦——

     锁链的声响慢慢地响起。

     “估计是我们从宅邸出来的时候就盯上我们了吧。”

     牧澄也不吐槽那柄巨大的流星锤是什么情况。

     将轻骑刺剑取出,平举而起。

     “只是不知道这些家伙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来到这种地方啊。”

     “哪种事情...全部杀了自然就知道了吧。”

     少女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狂气在双瞳之中萦绕。

     雪白的小手。

     哗啦!!!!

     啪叽!

     巨大无比的锤身直接砸入其中一名魔女教徒的身体,直接将其砸成的肉泥。

     简单粗暴,血液四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望着这令普通人足以胆寒的一幕,蕾姆却像是享受一般大笑起来。

     与此同时,就像是翩翩起舞的舞者一般,萦绕在空中的锁链,伴随着后者手掌的一扬一挥,就像是花丛中吸吮蜂蜜一般的蜜蜂一般。

     嘭!!!!

     血花与脑浆飞舞,人体之中的脏器也哗啦哗啦的淌出,世界变得鲜红。

     见到少女这般威势。

     几乎所有魔女教徒都转过身来,看向牧澄。

     可是后者身上那浓厚魔女的气息实在是让他们犹豫。

     可是,他们会犹豫不代表牧澄会犹豫。

     刺剑横切而过。

     高高的头颅抛飞。

     手下再一个翻舞,将空中袭来的飞刀顺势挑飞,整个人高高跃起!

     跳杀!

     剑尖由喉咙入,再由喉咙出。

     噗嗤——

     就像是破开一个裂缝的水管一样,堵也堵不住的血液就宛如喷泉一般。

     看着这位魔女教教徒仰头倒去,牧澄眯起了眼睛,脚步向右移开。

     身体退后。

     看也不看身后,单手握拳,猛地向后一个肘击。

     刀锋瞬间掠过自己的耳边,再一个转身。

     就感觉那个偷袭的魔女教教徒是自己冲过去然后吃了一记肘击一般。

     “唔咳咳咳——”

     “偷袭不是什么好行为啊。”

     牧澄揪起后者的帽子。

     然后——

     猛地将其拉在自己的身前!

     嘭!!!!

     破碎的火花飞散。

     “魔法?”

     轻笑了一声,牧澄身体一晃,闪至刚要搓出下一个火球的魔女教教徒身前,手中的刺剑从上至下,狠狠地将后者的手掌整齐地连根切断。

     “魔法?”

     身子再一动。

     将其衣领揪起,身子一侧,脚步用力!

     捏起后者的身体,向着几个还在搓着火球的魔女教教徒奔跑而去。

     嘭!嘭!嘭!

     无数火球在这位被牧澄当成挡箭牌的倒霉鬼的身上炸开。

     咻!

     抬手,一个投掷。

     轻骑刺剑准确无误的插入了搓魔法的某个魔女教徒的喉咙之中,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这一个星期,还真是没有白费。”

     牧澄用自己的衣袖擦拭着轻骑刺剑上面的血迹。

     一个星期以来,不仅仅是一直在做家务。

     更多的时间是练习前世的战斗方面的技巧。

     黑色的双瞳没有丝毫波动。

     对付魔女教这些货色,只要小心他们使用的魔法,就根本不可能陷入像是和猎肠者的那种生死一样的战斗。

     相比这个,牧澄更加关心的是蕾姆那边的情况。

     这个他一直都想诱拐的战斗女仆,如果在这里死掉的话,未免太过于可惜了。

     “已经鬼化了吗?”

     扭头望去,长长的锁链四处飞舞,癫狂的笑声也随之绽放。

     “哈哈哈!死吧!死吧!死吧!魔女教教徒!死吧!”

     “全部给我去死!!!!”

     骨髓与脑浆在一起舞动着的狂宴。

     可以说是大部分的火力都集中在蕾姆的身上了。

     那紫色的独角闪烁着不详的魔力。

     目光空洞。

     而在这种状态之下,很明显是不能支持太久的。

     再看一眼那边的魔女教教徒。

     层层不断,就像是潮水一样的涌上来。

     “该死...主神居然修改剧情到这种地步了么?”

     顺手将迎面袭来的火球切成两半之后,牧澄咬了咬手指。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基本上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很明显,是察觉到了牧澄的想法,想要修正原剧情。

     毕竟是主神,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总而言之,现在还是先——

     “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