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蕾姆,攻略成功(求收藏)
    “原来如此。【零↑九△小↓說△網】”

     牧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从拉姆的嘴中得知了村子里并没有哪里的魔法结界被破坏掉的痕迹。

     看来也许是牧澄与蕾姆首先遭受到了袭击,魔女教的人发觉自己已经暴露,于是也不打算用原剧情之中的那些魔兽了。

     “牧澄,拉姆还要和罗兹瓦尔大人报告此次的事件,暂时就由蕾姆陪着你吧。”

     拉姆的眼神放缓,宠溺地看着自己依旧沉睡着的妹妹。

     “就拜托你了。”

     再度冲着牧澄鞠了一躬,少女向房外退去。

     “真是麻烦啊。”

     碧翠丝看了眼消失在走廊那边的拉姆,毫不在意地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碧翠丝,你不跟着一起走吗?”

     牧澄好笑地反问了一句。

     同时伸手摸了摸蕾姆的头发。

     “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碧翠丝发出了宛若叹息一样的声音。

     “不过也算了,反正契约的事情你也逃不掉的。”

     摇了摇头,金发幼女走出门外。

     而就在身影即将消失在走廊地那一边地时候,稚嫩的声线也传了过来。

     “可不要...死了啊,牧澄。”

     听了这句话,牧澄笑了起来。

     碧翠丝永远那么不坦率。

     再度沉下心来,牧澄感受着自己身上伤势。

     基本上全部都被治愈了,身体可以移动起来,只有左臂哪里还是在隐隐作痛。

     “看样子,要等到明天了啊。”

     自己的身体状况实在是有点儿糟糕。

     不说身上的伤口,精神一度的耗尽才是真正累倒人的感觉。

     将自己左手放在蕾姆光滑的手背之上。

     牧澄缓缓地将眼睛闭上。

     现在的他,急需休息。

     ...

     ...

     ...

     蕾姆感觉自己做了很久很久的梦。

     锁链与铁锤交响,血液与残肢起舞。

     当真正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宅邸之中的床上。

     还被告知是牧澄将鬼化之后的自己带回来的。

     心情,波动起来。

     这一周以来,因为牧澄身上魔女的气味,她始终对后者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可是...

     她可以清楚的看见,当时牧澄身上的伤口究竟有多么可怕。

     左臂接近报废,右手也因为长时间抱着她在高速的移动之下脱臼。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无数。

     连碧翠丝这样的禁书库管理员看见之后精神都不由得震动。

     更加别说她蕾姆自己的感受了。

     她能够清楚的看出来,牧澄左臂的伤口,绝对是自己的流星锤所造成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

     “请治疗他!请务必治疗他!蕾姆不管做什么都愿意!”

     蕾姆...又犯下了和以前相同的罪孽...根本就没有改变...

     是啊...

     什么都没有改变。【零↑九△小↓說△網】

     与魔女教来袭的时候,自己的村子被魔女教肆虐的时候...姐姐的角在自己的眼前被折断的时候。

     根本就完全没有改变。

     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这一次自己还是被救的对象...

     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这一次自己还冲着本应该感恩的对象出手的情况...

     “牧澄...”

     悲痛的好像是世界终结一般的声音。

     ----分割线----

     “醒了吗?蕾姆。”

     感受着自己身边的少女身体的轻微抖动。

     牧澄的眼睛张开,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少女的脑袋。

     然后就听见了少女说出口的第一句话。

     “还活着...”

     “这是肯定的啊,心脏还在跳动,不存在什么致死的因素吧。”

     牧澄微笑着开起了玩笑。

     “还活着...”

     五指的力道逐渐加重,少女抬起头,泫然欲泣的浅蓝色双瞳,苍白的嘴唇死死的抿在一起。

     随后,在牧澄那惊讶的眼神之中,扑入了他的怀中。

     “还活着!真的,真的还活着。”

     还在呼吸,还能够说话,能够在这里开玩笑,精神状态也不错。

     带着哭腔,手中的力道逐渐加大。

     浑身上下都是柔软的触感,以及蕾姆的香味,就算是牧澄也是稍微有点儿把持不住。

     “我还没有脆弱到哪种地步。”

     牧澄柔声地轻轻地拍着蕾姆光滑的后背,希望借此能够让她冷静下来。

     好一阵宣泄后,蕾姆终于脱离的牧澄的怀抱。

     脸上浮现出深红色的红晕,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可爱。

     “蕾姆失礼了。”

     “准确的说,是我赚到了才对。”

     牧澄笑呵呵地摇头。

     “左臂,还痛吗?”

     看着牧澄包裹着洁白纱布的左臂,蕾姆担心地问道。

     哪里,是由她的武器造成的伤口,她完全有义务这么询问。

     “很痛啊,当时我都以为我要死了。”

     牧澄不会像其他的男主角说什么不痛之类的话语,然后在借此机会安慰女主角,博取好感度。

     痛就是痛。

     被流星锤砸到时候,牧澄完全有觉悟再开一次死亡回归了。

     “可是,也正是有了必死的觉悟,所以——”

     牧澄看向眼眶红红的浅蓝色发丝的少女,笑了起来。

     “才能把你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啊。”

     语气轻微,感觉好像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大事情一样,只是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对不起,都是因为蕾姆太没用了,都是因为蕾姆,如果是姐姐的话。”

     沉痛地低下头,对于自己的无用之处,牧澄甚至感觉后者能够列举出无数点。

     原来那张平时对人冷冰冰的脸,还有现在这样的表情啊。

     不过——

     “蕾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你吸引了那部分魔女教徒的注意力的话,我也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地把你带走吧。”

     牧澄双手扶起少女的肩膀,让她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可是,如果是姐姐的话...”

     “拉姆是拉姆,蕾姆是蕾姆,两个人虽然是双生子,可是还是有不同的地方。”

     牧澄微笑着回答道。

     “如果当时没有蕾姆,说不定几波齐射就把我给解决了。”

     “谢谢你,蕾姆。”

     真心实意地道谢。

     并不需要什么伪装。

     “蕾姆...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牧澄。”

     脑袋勾着,不让牧澄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她一字一句地说着。

     “蕾姆,只是一个代替品,是姐姐的代替品而已,蕾姆太弱了,什么都抓不住,想要抓住的也抓不住,全部的东西都漏走了,离开了,消失了,不见了。”

     为什么当时不是自己的角消失了?

     为什么姐姐的角会被折断?

     为什么蕾姆这么弱小?

     为什么...

     “没有谁是谁的代替品,没有天生强大的人,蕾姆。”

     “蕾姆少不了拉姆,拉姆也少不了蕾姆,双生子互相补充。”

     “至于消失的东西...”

     抓住后者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心口。

     “我不是还在这里么?”

     牧澄笑了起来。

     “这次,不要再把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蕾姆。”

     笑容,牵动着蕾姆的心。

     微笑,也绽放而出。

     泪珠,从眼眶中也大滴大滴的流出。

     又哭又笑,又笑又哭。

     牧澄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少女的头发,再无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