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走光了喔——
    (求收藏!求推荐!)

     为了杀而杀,没有遇见黑桐干也的时候,两仪式就已经是这样了。

     正因为两仪家的多重人格的培养方法,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破坏冲动。

     观布子市市内的连环杀人案件也是由两仪式一手造成。

     准确来说,应该是两仪式另一重人格,两仪织去杀的——

     两仪。

     正如同阴阳的两极,阴的一面即为式,阳的一面即为织。

     培养双重人格。

     一重人格学习这种东西,而另一重人格学习那样的东西,以此来培养出全能型的人物来。

     这就是退魔世家两仪家的初衷。

     而也正因为主神的干涉,原本应该体会根源才拥有的直死魔眼,在这一刻,在两仪式身上具现而出。

     “只知道‘杀’的杀人鬼么?”

     一席黑色神父装的牧澄看起来轻松写意,完全没有面对这种怪物的感觉。

     在他看来,不管是以‘杀’来制止自己内心不断涌现出来的破坏冲动,还是沉浸于‘将物体杀死’这份快感之中,都是十分稚气的行为。

     特别是他这种已经见识过死亡的人来说,更是看得十分平淡的行为。

     瞳仁中心为苍紫色为主旋律,向着周围瞳仁扩散的则是像是流态质不断旋转的苍蓝色。

     那妖异的色彩,给人感觉就好像是被某种怪物给盯上了。

     “杀...”

     仿若没有听见这句话一般,两仪式扬起手中的短匕。

     双瞳茫然。

     “......”牧澄。

     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么?

     浅浅地叹了口气。

     牧澄可不忍心让自己的轻骑刺剑变成后者直死魔眼的牺牲品,于是只好摆出拳势,双瞳一动不动地盯在后者身上。

     这种行为是最为危险的。

     哪怕是只有一条,只有一个死点被后者的直死魔眼给戳到,估计他都别想完整地活下来。

     短匕瞬间拔出,整个人身子轻微一躬,宛如跨越了空间一般,俯冲于牧澄的身前。

     好快!

     心头轻微一惊。

     没有想到两仪式单单在人类的身体强度上都是这么可怕。

     看着那已经携夹着死亡气息的匕首,牧澄勉强使得自己的身子一侧,整个人背部向前。

     宛如铁山一般,身体狠狠地砸在后者的背部。

     嘭!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少女的身体先是高高地抛起,旋即整个人在空中轻柔地几个翻滚,轻盈地一个受身,将身上的力道全部卸掉。

     战斗直觉还在吗?

     牧澄的精神感知一动,脚步向前,脚掌猛地一个发力,居然是直接冲了过去。

     化守势为攻势。

     他并没有直死魔眼哪种秒杀利器,再让后者占得先机,情况会很危险。

     咔擦——!

     从储物空间突然掏出一柄随手从市场上面淘过来的普通小刀,直接接住了两仪式横切而来的匕首。

     “哼——”

     冷冷地哼了一声,两仪式双瞳轻微收缩。

     事物的死线与死点在这一个瞬间全部浮现在眼中。

     包括牧澄手中的小刀。

     正如牧澄所说,她的战斗直觉还在,自然也知道击碎别人武器的重要性。

     身形只是一个闪烁,刀刃从右至左,从虚空之中切过。

     咯嘣——

     银光闪烁。

     牧澄匕首从柄部到刃部,一寸一寸地崩坏成废铁片。

     而也正是在这些银色的碎片飞舞的同时,两仪式娇小的身形如同乳燕归巢一般,手中匕首带着森森寒芒,对准牧澄身上一处最大的死点,切割而去——

     “所以说...直死魔眼,是你太过于依赖的本钱了啊。”

     手上没有别的武器能够抵挡这一击致命的攻击。

     从储物空间中取出轻骑刺剑也是需要些许时间,在这一个瞬间内,很明显是不够的。

     可是——

     不可视之手!

     “没想到,阴了一次麻婆神父的手段,居然又能阴式姨你一次啊。”

     看着停留在自己身体仅仅只有一公分的匕首,牧澄好笑地摇了摇头。

     身体轻轻地一撑。

     站了起来。

     看着眼前依旧在不断想要活动着,想要挣脱不可视之手的两仪式,牧澄摩擦着下巴。

     他并不担心少女会挣脱自己的束缚。

     不可视之手。

     只要不是被切割到死线,那么就绝对坚韧无比。

     单纯的拉力与握力也是大的惊人。

     这一点牧澄也已经试验过了。

     “明明长得有这么漂亮的脸蛋,一直摆出来想咬人的表情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牧澄抚摸着少女精致的脸庞。

     中性。

     这是牧澄唯一的感觉。

     眼前的两仪式给他最大的感觉就是‘中性’。

     差不多是那种只要是打扮就可以变成一个俊美的少年,稍微装扮一下就是一个冷漠的和服美人的感觉。

     当然,这里要除去她现在满脸鲜血,以及迷醉在‘杀掉某个活物’之中茫然的表情。

     “嗯...对了,这里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吧。”

     听着耳边越来越大的警铃声,牧澄笑了笑,伸出手,在两仪式那小动物咬人一般的表情下,往她的后颈处轻轻一击——

     瞬间,表情吓人的小姐姐又变成的沉静的和服美人了。

     “好了...深度接触正在杀人鬼状态下的两仪式,现在我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

     牧澄看了眼依旧没有任何提示的主线任务与支线任务剧情。

     牙也不由得酸了起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

     牧澄反复回忆着前世的记忆,发现这方面的确是空白的时候,只能放弃。

     “那么,就把这个家伙也顺带拐带了吧。”

     脚步一错,抱起昏迷不醒的两仪式,牧澄不慌不忙地借着夜色,向着自己已经在观布子市看好的宾馆走去。

     ——————分割线——————

     早上,总是会有不合时宜的阳光洒在人的身上,使正在熟睡的人感到格外不舒服。

     两仪式也正是这种情况。

     秀气的眉毛轻轻一挑,在阳光洒在身上的情况中,少女缓缓地支起身体,双瞳也在一个瞬间凝聚。

     “哟,终于醒了啊,杀人鬼少女。”

     有一道显得格外轻佻的男性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是...”

     好像是瞬间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身子一翻,下意识地手掌摸向腰间的匕首。

     “匕首被我暂时没收了,也就是说,你现在处于没有武器的状态。”

     牧澄好笑地看着两仪式的动作,不急不慢地说着。

     “还有就是——走光了喔。”

     青年若有所思地指了指因为动作过大而翻卷起来的白色睡衣,哪里,一大片雪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诱惑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