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好人!怠懒!(求收藏!)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罗兹瓦尔。”

     牧澄目光闪烁,退至罗兹瓦尔的身后。

     “好的~你就专心去应付那个家伙~吧。”

     笑呵呵地用手指点出一个魔力屏障,将牧澄包裹在其中。

     罗兹瓦尔很明显也是知道怠懒大司教拥有怎么样的权能。

     不可视之手是他的一项权能。

     可是,还有一项就是通过自己的精灵本体去夺取其他人的身体。

     罗兹瓦尔哪种精神力强大的自然不用说,那么,在场的就只有牧澄适宜这个条件了。

     向后退去,牧澄闭上了眼睛。

     精神全部沉浸于意识的海洋之中。

     这是一场任何人都无法帮助的战斗。

     “多么出色!多么出色的肉体!哈哈哈——为了奖励如此勤勉的我,所以赐予我如此美妙的肉体吗?我尊敬的魔女大人!”

     整个识海微微荡漾。

     “相比起那个,我倒是更加希望你从我的身体里面滚出去。”

     牧澄弹了弹手指,看着眼前的培提尔其乌斯,如果说培提尔其乌斯的意识体的光芒是太阳的话,那么牧澄的意识体就好比是萤火虫,两人根本不能相互比较。

     “没用的!没用的!”

     晕紫的颜色,瞬间染上了本来纯净荡漾着的识海。

     “你太弱了!你太弱了!嘿嘿嘿,等会儿就用这具身体去和他们战斗,啊啊啊~脑,脑在颤抖——”

     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培提尔其乌斯整个人的身体都是轻微地弯曲着。

     识海的侵蚀已经快达到一半了。

     仅仅是这么短的时间内,足以可以知道,培提尔其乌斯身为精灵的灵魂上面的实力。

     就算牧澄是由前世穿越过来的,拥有许多经验,在这种纯粹碾压的局面之下,也完全没有办法。

     “负隅顽抗!负隅顽抗!负隅顽抗!”

     后者高声地笑了起来。

     “是啊。”

     牧澄笑着摇了摇头。

     眼下的情况已经差不多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

     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培提尔其乌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引入识海之内吗?”

     牧澄的意识体高高地漂浮而已。

     看着底下近乎全部变成紫色的识海。

     直接发问了。

     “嘿嘿嘿,没有人能够抗拒精灵的灵魂,我完全可以夺取你的身体,这是魔女对我的宠爱!魔女对我的偏爱!”

     双眼再度狠狠地向外凸出,发出了沉醉一般的吐息。

     “...问了也是白问么。”

     牧澄摇了摇头。

     手掌轻轻地一挥。

     “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我想说的,只有这个。”

     “哈?——”

     好像是无法理解牧澄的意思一样,培提尔其乌斯的意识体沉浸入牧澄这片识海之中。【零↑九△小↓說△網】

     然后...

     惊慌失措,滑稽无比的表演开始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放开我!让我出去!啊啊啊!”

     几乎是瞬间波动的意识,在这一刻,牧澄的识海都在缓缓地摇晃。

     “现在才发现吗?”

     牧澄叹了一口气。

     “不可能!不可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两处识海!这怎么可能!”

     尖利的叫声从喉咙深处挤出来。

     是的,如果从高空看的话,两处宛如银河一般璀璨的海洋,不断地旋转着。

     “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吧,你进入的,只是一处废弃的识海而已。”

     牧澄好笑地看向底下的培提尔其乌斯。

     “你以为为什么我会毫不在意,一点儿都不阻止地将你接纳进来?”

     “现在...这片识海的主人,已经是你了。”

     牧澄的目光一闪。

     底下的纯白色识海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

     “而也就在这时,你这片识海的主人,却要抛弃他们离开——在我的引导之下...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伸出第一根手指。

     “昂——!!!”

     就像是滔天的巨兽,从识海之中牵扯出来几条紫色的宛如触手一般的光带,死死地牵扯着培提尔其乌斯的意识体,不让他离开。

     “这也是为什么我几乎不抵抗的原因。”

     可怜的看着底下完全被拖入紫色识海的培提尔其乌斯,牧澄手指轻轻一弹。

     一丝轻微的光芒,从指尖闪耀,落入了识海之中——

     嘭!!!

     那惊天的爆炸,从识海中心向四周扩散——

     “牧澄!牧澄!啊啊啊——!”

     恶鬼一样的声音从培提尔其乌斯的意识体中传出。

     爆炸的光芒也汇集到一点。

     无视了后者的悲鸣。

     牧澄遁入了另一处的识海,欣赏着后者的垂死挣扎。

     从识海中心向外部扩散出来的光芒,使得整处流动着的识海都变得宛如玻璃一般。

     咔擦——

     第一声响起。

     咔擦咔擦——

     第二声响起。

     就好像蜘蛛的纹路一般,向着四周扩散。

     最终——

     嘭!

     破碎的碎片,漫天飞舞。

     悲鸣声也瞬间止住。

     “谢谢你到死了之后,还给我留下了这份大礼啊,培提尔其乌斯。”

     伸手接住一片识海碎片。

     感受着上面纯净的灵魂之力。

     牧澄满意地点了点头。

     ----分割线----

     不可视之手!!!

     牧澄手掌一挥,前方几棵大树应声向后倒去。

     “果然,不是以精灵的意识驱动这种东西,还是没有那个家伙的力量么?”

     牧澄满是理解地点了点头。

     虽然完全不够培提尔其乌斯哪种挥手一片森林倒下的威能。

     可是拥有眼下的威力他也完全满足了。

     毕竟,不可视之手主要在于偷袭方面的好用。

     这是他在与怠懒大罪司教作战之后的福利之一。

     不可视之手。

     吸收了后者的灵魂碎片之后,很简单地就领悟了这个权能。

     “澄。”

     后面的蓝发少女,看见牧澄刚好练习完毕之后,立刻十分懂事地走上前来,身体轻轻一躬,将手中的手帕递了过来。

     “蕾姆啊,真是麻烦你了,一直看我在这里练习。”

     牧澄好笑地摸了摸蕾姆的脑袋。

     “不会的,只要澄需要的话,蕾姆,完全没关系。”

     轻轻地笑了笑,少女看着眼前的青年。

     距离救出蕾姆,决战怠懒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蕾姆的心结已经被牧澄完全解开。

     对于他的好感也是呈几何倍数的上增。

     “嗯,谢谢你了,蕾姆。”

     牧澄轻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少女的脑袋。

     目光闪烁地看着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