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罗兹瓦尔伯爵!(求收藏!)
    “牧澄,这边的马铃薯削皮处理一下。”

     拉姆将手中的小刀与马铃薯盆交给牧澄,面色不变地吩咐道。

     “牧澄,浴室那边需要你仔细清扫一下。”

     蕾姆将手中的长柄清洁刷递了过来。

     “牧澄,那边还有...”

     “牧澄...”

     “......”牧澄。

     “虽然说是答应下来了这份工作,可是你们这样甩手将所有的工作都丢给我,我真的很难做啊。”

     同时接过清洁刷与小刀,牧澄耸了耸肩。

     “这只是宅邸工作的日常而已。”姐姐拉姆平静地说道。

     “这只是宅邸工作的日常而已。”妹妹蕾姆平静地说道。

     “是啊是啊,把手头上面的工作全部都丢给我,然后你们两个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一边监视我,一边舒舒服服地享受红茶了对吧。”

     牧澄好笑地摇了摇头。

     以他的心性倒也犯不着与两个萌妹子去发火。

     “嗯,我认为能够将你这样可疑的人物收留进宅邸,这才是最好的手段吧。”

     拉姆一边拿起红茶杯,一边说道。

     “蕾姆也这么认为。”

     蕾姆不急不忙地喝了一口红茶。

     “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啊。”

     牧澄耸了耸肩。

     “放心吧,等会儿让你喝茶,现在就先工作吧。”

     拉姆伸出白皙的双手,扶着自己的光滑的下巴,旋即说道。

     “那还真是多谢你们的仁慈了。”

     牧澄无奈地摇了摇头。

     手上的小刀顺利地分割着马铃薯的外皮,与此同时,大脑也在不断的转动。

     被迫进入了宅邸线路,这是牧澄始料未及的。

     不要看他现在日子舒服,随随便便就可以过简单的生活。

     可是,这样的生活,可完全是建立在他被监视的前提之下。

     如果不想办法取得双胞胎姐妹的信任...

     手掌一翻,马铃薯的外皮平稳地滑落下来。

     监视...么?

     牧澄眼神以一个轻微地弧度微微地横扫。

     果不其然,虽然说是在喝茶,可是两人的动作完全没有放松。

     语气又是那么平淡。

     隐藏自己的情绪么。

     牧澄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完成了,接下来是浴室,对吧?”

     转过头看向主要负责人拉姆。

     “嗯,让蕾姆陪你一起去吧,也好让你熟悉这个宅邸。”

     拉姆轻轻地点了点头,冲着蕾姆点了点头。

     “请跟我过来。”

     蓝色发丝的少女直起身体,在前面领路。

     见状,牧澄也只好站起身来,手上拿着清洁刷,跟在后者的背后走去。

     ----分割线----

     “呼——这个红茶,泡得可真是好喝啊。”

     终于将所有工作都完成的牧澄,一边将自己整个人的身体都浸入了巨大无比的浴池之中。

     高高的穹顶,繁密的花纹,以及从石制狮子头嘴中吐出热水的机制。

     “啊~啊~啊~,已经有人在我之前~入浴了吗?”

     这种拖着令人嫌恶口癖的人,只有一个了。

     “罗兹瓦尔吗?”

     对于眼前的这个家伙,牧澄也没有什么尊重。

     毕竟现在两者的身份是监视者以及被监视者。

     “阿拉拉,我可是这个家的家主喔,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不足为奇喔~”

     “怎么样?来宅邸的第一天,和拉姆蕾姆相处的~还算不错吗?”

     同样进入了浴池之中,罗兹瓦尔若有所思地看向一边的托盘之中的红茶器具。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看样子~的确~还算不错呢。”

     “要喝一杯吗?”

     牧澄不拘谨,将另一个茶杯之中倒满红茶。

     “嗯——这个香味,应该是我珍藏的红茶吧。”

     稍微吸了口气,罗兹瓦尔看向牧澄。

     “要怪就怪那只粉色的女仆实在是太不小心了,那么珍贵的东西就放在那里,也难怪被我调包。”

     牧澄嘿嘿地笑了两声。

     “嘛...拉姆和蕾姆,都是十分出色的~女仆喔。”

     罗兹瓦尔脸上露出一丝自得的神色。

     “毕竟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啊。”

     牧澄与罗兹瓦尔露出了男人们都懂的笑容。

     “嘿嘿嘿——这一点倒也和艾米莉亚大人说的~差不多呢。”

     语气抑扬顿挫,罗兹瓦尔斜了牧澄一眼。

     “嗯,那么就说说看吧,我今天一天的表现,究竟能不能留下我一命。”

     牧澄自然不认为后者只是单纯地找自己唠嗑,两人打了很久哈哈之后,由牧澄直接说出了这个内容。

     “啊啊啊~老实说,我个人意见还是把你~这样呢。”

     做出了一个斩首的手势,罗兹瓦尔笑了起来。

     “是么?”

     牧澄应了一声,旋即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害怕的样子?亲爱的~牧澄。”

     “我的脑袋还在我自己的身上,为什么我要害怕?”

     “既然你还没有动手,说明我还有利用价值,对吧?不要把别人都当成白痴啊,罗兹瓦尔。”

     智商还在线上的牧澄,自然不可能被这种威胁给吓到。

     “的确是这样~呢。”

     露出了宛如小丑一样的微笑。

     “正是因为你还有些许的利用价值,而且加之艾米莉亚大人对~你很信任的样子,所以~我才没有动手,至少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你都~很聪明呢。”

     罗兹瓦尔眨了眨眼睛,目光一动不动地盯住牧澄。

     旋即——

     “哈哈——”

     “哈哈——”

     两人相视一笑。

     “不管你信不信,可是我还是要说——虽然我这个人不像是好人。”

     牧澄微微一笑。

     “艾米莉亚,她根本就不适合当王。”

     当着后者的面,说出了这句话。

     令得罗兹瓦尔心中一震,一直隐藏在心中的杀意缓缓地浮现而出。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罗兹瓦尔不动声色地询问道。

     “性格。”

     牧澄张开了手掌。

     掌纹复杂繁琐,从里面仿佛能够看见一个人的内心一样。

     “性格决定命运,艾米莉亚所希望的,应该是让所有人都过上好日子的幸福结局吧。”

     “是那样又怎么样?”

     罗兹瓦尔手掌之中缓缓地渗漏出魔力。

     “说句实话吧,罗兹瓦尔,你觉得那样的日子,有可能实现吗?”

     牧澄反问道。

     “当上女王又能如何?在王国之中的权贵阻止之下,她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你的梦想,罗兹瓦尔——你知道我是从另外的时空过来的人吧。”

     眼睛睁大,看向身前的罗兹瓦尔。

     “反正已经开诚公布了,不如更加坦率一点儿吧。”

     牧澄嘴角,露出了微笑。

     “罗兹瓦尔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