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我要——刨开你们的肚子了喔(求收藏!)
    猎肠者艾尔莎。

     这个名称是有其由来的,因为酷爱直接使用那柄形状怪异的北国特有的刀剑刨开猎物的肚子而闻名。

     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狠角色。

     而正因为她喜欢刨开别人的肚子,所以牧澄才能为艾米莉亚抵挡住这致命的一刀。

     只要知道对方的目标是什么,那就很好防御。

     “你的眼神可是很危险啊,小姐姐,还真是可怜了那张好看的脸了。”

     牧澄手掌用力,脸色不变,依旧是微笑着打趣着。

     “阿拉阿拉,小弟弟的话可真是甜呢。”

     对于自己的一击居然被挡住了的事实,艾尔莎虽然很吃惊,可是脸上还是带着妩媚的微笑,这么说道。

     呯呯呯!!!

     手中的北国横V弯刀又与牧澄在空中对拼了几记。

     旋即为了躲避艾米莉亚射过来的冰柱,轻盈地向后一个翻跃,站在了场中央的桌子上面。

     “话虽然说得很甜,可是,如果把敌意掩盖起来,可是会更好喔。”

     并没有急着动手,艾尔莎手指轻巧地翻动,那柄横V弯刀在手中就像是一只蝴蝶一样翩翩起舞。

     “牧澄,她是?”

     将牧澄又救了自己一命的恩情记在心中,艾米莉亚双手保持结印的姿势,偏过脑袋问道。

     “艾尔莎,猎肠者艾尔莎。”

     牧澄单手平举刺剑,双眼紧紧地盯着艾尔莎。

     “猎肠者?”

     艾米莉亚愣了愣,旋即眼神也凝重地看向站立在桌上的艾尔莎。

     因为不知道接下来后者会对谁下手,所以这种时候——

     “帕克!”

     牧澄吼道。

     “知道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悬浮到艾尔莎身后的帕克应声,双手凝聚的魔力瞬间满溢而出。

     嘭——!

     数米之长的冰柱从后者那不足几厘米长的手掌之中涌现而出。

     感觉就像是小孩子托着巨大无比的箱子一般。

     “阿拉...还真是有够粗暴呢。”

     脚掌轻轻移动,只是一个闪身,就躲过了这速度奇快无比的冰柱。

     舌头,轻轻地扫过嘴唇边缘。

     情况,再度变成了对峙。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

     “喂!你的目标应该是这个纹章吧!居然在这里动手,究竟在想些什么啊。”

     菲鲁特拿出了藏在围巾底下的纹章,指着艾尔莎问道。

     “我的预定改变了喔,既然已经把失主带到这里来了,那么生意就不用谈了喔。”

     艾尔莎轻笑着说道。

     “干脆,就杀光在场所有人吧。”

     巧笑嫣然,显得拥有无比魅力,却说出了这种杀气腾腾的话语。

     感觉室内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只不过,没有想到,居然是精灵呢,啊啊啊~真是太棒了,我还没有打开过精灵的肚子呢~”

     双手托腮,脸上浮现出一抹病态的红晕,弯刀再度入手。

     “这种时候可不要忘记我啊。”

     在艾尔莎说话的时候,帕克再度展示了它强大的实力。

     宛如繁星一般数量的冰柱缓缓的漂浮在空中。

     “小姐,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了这样的布置了喔。”

     帕克轻笑着抽动着自己猫咪一样的身体,飘飘然的声音也落下。

     “那么,带着感激,去死吧。”

     “呵呵呵呵——这么粗鲁可不是绅士的做法。”

     看着那漫天的冰柱落下,艾尔莎没有丝毫慌乱。

     地方太过于狭窄,根本就没有地方能够闪躲。

     所以自然——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冰块在往身上蔓延,艾尔莎却依旧带着那副高深莫测的微笑。

     洁净的冰雾涌起,使得室内的气温急剧下降。

     下一刻,在原地就结成了一座纯净的冰雕。

     “解、解决了掉了吗?“

     正当除了牧澄之外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还没完呢——”

     标志性的笑声响起,冰块瞬间破碎,从白雾之中走出来的艾尔莎这才展示了她的真实外貌。

     “魔法抵御的兜袍么?”

     帕克不愧是帕克,一句话就点破了为什么艾尔莎完全没事的原因。

     “没错,本来因为有点儿太笨重了,所以不想穿上,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意外的救了我一命呢。”

     十分有礼貌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两柄弯刀也顺势握进了手中。

     “是么?”

     回应她的则是一直隐藏在身后的牧澄手中的刺剑。

     “还真是心急呢,小哥。”

     艾尔莎轻盈地微笑着,就像是跳着最为完美的舞曲一般。

     左手中的弯刀也死死扣住了牧澄的刺击。

     右手灵巧的一翻,弯刀划过一丝光芒。

     直接冲着牧澄的右臂斩去!

     咔吱吱吱——

     血液,从手掌的缝隙之中渗透而出。

     “呵呵呵,没有想到,小哥也是一个狠人呢。”

     看着后者居然直接用右手的手掌死死地握住了自己的横V字的刀身,艾尔莎略带讶异地眨了眨眼睛。

     “牧澄!”

     一边全力供输着帕克魔力的艾米莉亚看见了这一幕,直接大叫起来。

     “我还没死呢。”

     的确,虽然很疼,但是这种出血量还不足以致死。

     牧澄手中的刺剑再度移动,同时脚步也缓缓地向前。

     他的动作一直都是简单,明了,迅速,快捷。

     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是在空间之中无数死拼之中自己领悟的招式,并没有固定的套路。

     身后则是帕克的冰柱不断的掩护,牧澄才能勉强缠住身前的女人。

     “真是有意思的刺剑术呢。”

     艾尔莎一边应付着空中帕克的攻势,一边微笑着说道。

     哪怕是被精灵与牧澄一起夹击的时候,她依旧是如此游刃有余。

     甚至不见慌乱。

     “我们也来帮忙!”

     一直沉默着的罗姆爹与菲鲁特站了起来。

     在发现艾尔莎的杀意的确是针对所有人的时候,这两个人坐不住了。

     虽然眼下是牧澄与帕克压制了艾尔莎,可是说不准什么时候两人就支持不住了呢?

     “不要过来!”

     牧澄大声吼道。

     “你们现在过来,只是给我们徒增压力而已!”

     就连一向平和的帕克都直接做出了解释。

     “阿拉拉,明智的选择呢。”

     艾尔莎的身体向后退去。

     与牧澄拉开了距离。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伸出粉嫩的舌头,缓缓地舔舐着刀锋之上牧澄的血液,艾尔莎兴奋地眯起了眼睛。

     “是么?”

     帕克对于此作出的回应,就是空中那漫天的冰柱。

     咻咻咻!

     破空之声不断袭去!

     身子贴在墙上,就像是无视了重力一样,手脚并用,以超乎常人想象的速度躲避着冰柱。

     简直就是化作了黑色的影子。

     如影随形地贴在墙壁之上。

     咔擦!——

     最后一块白色结晶体在她弯刀的斩击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有意思的伎俩。”

     收刀,艾尔莎眯起来的眸子扫过牧澄正在淌血的右手,扫过空中的帕克,扫过艾米莉亚,扫过菲鲁特以及罗姆爹。

     “我要——刨开你们的肚子了喔。”

     轻笑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