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牧澄:多谢夸奖——(求收藏!)
    “帕克,还挺得住吗?”牧澄用嘴扯下在对拼中划损到的袖口,将自己的手掌牢牢地包裹住。

     “很抱歉,虽然我也很想继续下去,不过看样子我已经快到界限了。”

     帕克无奈地摇了摇头。

     虽然显现了这么久,可是还没有解决掉眼前的猎肠者,它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的魔力维持这种形态了。

     “是么?”

     牧澄沉吟了一声。

     接下来,伴随着帕克的离场,才是真正的血战。

     牧澄轻轻地眯起了眼睛。

     右手手掌有点儿发麻,估计刀刃上面也淬有些许毒药吧。

     不过依照这个女人喜欢在别人活着的时候把玩别人大肠小肠的习惯,估计并不是什么剧毒。

     不能拖了。

     “剩下的...就拜托你了,牧澄。”

     艰难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冲着唯一能够信赖地人点了点头,帕克缓缓地消失在空气之中。

     “阿拉阿拉,这样就完了吗?”

     艾尔莎饶有兴致地看着精灵在空气中消散,不着急攻击,反而微微一笑地看着牧澄。

     “是啊。”

     牧澄浅笑一声。

     “不过对付猎肠者小姐,我想并不需要精灵出手,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吧。”

     身子掩护在艾米莉亚之前,牧澄握住轻骑刺剑,包裹住右手的布料已经被鲜血给渗红。

     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

     艾尔莎的目的是艾米莉亚,也就是说,大部分的攻击会集中在艾米莉亚这边,如果距离太远,未免难以施加援手。

     “真是奇怪。”

     看着牧澄手掌握住剑柄不断颤抖的样子,艾尔莎没有急着进攻。

     “就我的雇主调查,那个银发半精灵应该是处于没有同伴的存在才对,就算是世界上真的有那种好心人存在,看见哪种银发半妖精的不祥征兆,应该也不会去理会她才对。”

     “那些东西,关劳资屁事!”

     “想做就做,凡事都说一个因果关系,未免也太过于无趣!”

     牧澄仰头大笑。

     是啊,就算是拥有前世重生的经验,牧澄也还是牧澄,就算再怎么谋划自己的利益,他也还是他。

     听见了这么一席话,艾尔莎唇角边缘的笑意越来越浓厚。

     “大姐姐我真是——越来越中意你了呢。”

     脚步,缓缓地动了起来。

     “呐...你想尝尝...死亡的味道吗?”

     就像是梦呓一般,艾尔莎将手中的弯刀缓缓地向上抬起。

     “可惜了,我可是刚刚从地狱爬出来的啊。”

     牧澄笑起来,脚步一蹬!

     不退反进!

     害怕?

     牧澄只感觉自己身上许久没有的兴奋感又涌现出来了。

     虽然从重生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为了应付第一个世界他在现实也有好好儿地锻炼。

     可是,锻炼归锻炼,眼前的这个,可是生死之战啊。

     身上的细胞在尖叫。

     每一根骨头都在呻吟。

     呯呯呯呯呯!!!!!

     脚步向前,不断向前。

     剑身与刀刃不断碰撞,擦出橙红色的火花。

     “好...好强...”

     菲鲁特瞪大了好看的眸子。

     牧澄完全是应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来应对艾尔莎的速度。

     “牧澄...”

     双手不断凝结术式的艾米莉亚艰难地看着那边的牧澄。

     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根本就没有她能够插手进去的余地。

     她只能偶尔对着牧澄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施加宛如六角形雪花一般的护盾。

     “这样一来,就得手了呢。”

     艾尔莎淡然地微笑着。

     弯刀一个旋转,轻柔地翻飞。

     咔嗤——

     “......”牧澄瞬间后退,咬紧了下唇,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额头上面滚落。

     “牧澄!没事吧!”

     透过缝隙,艾米莉亚看见了,牧澄双手手腕处,那两道明晃晃的血痕。

     深色的鲜血从中溢出。

     剧痛。

     的确是如同艾尔莎所说。

     根本就感觉不到手掌的知觉,看起来的确是被挑断了。

     艾米莉亚再也保持不住淡定,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涌现出了担忧之色。

     “你的手筋,已经被我挑断了呢。”

     艾尔莎舔舐着嘴唇。

     她并不打算一刀就解决牧澄。

     在她看来,牧澄是一只难得的猎物。

     “放心吧,大姐姐会把你放在最后的时候一点儿一点儿的吃掉的,不用担心,当然,前提是你要乖一点儿喔。”

     舔了舔嘴唇,艾尔莎走向了艾米莉亚。

     银发的半妖精。

     直到走到了后者跟前,她才真正的称赞起对方的美貌。

     紫绀色的双瞳,宛如人偶一般精致的面容,银色的发丝,以及异于常人的精灵的尖耳。

     “阿拉,你现在好像很生气?”

     艾尔莎轻笑着说道。

     “......”艾米莉亚。

     艾米莉亚并没有说话。

     那双鲜艳的紫绀色双瞳一眨也不眨地盯住后者,双手合什,无数冰凌从空气中凝结而出。

     “啊啊,这种把戏已经看了足够久了,干脆一点儿,换一下...”

     艾尔莎微笑着打趣,刚要继续说话的时候。

     “还有一种把戏,你会更加喜欢的。”

     身后,传来了牧澄较为沉闷的声音。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狠狠地冲着艾尔莎锤下。

     嘭!!!!

     “你...”

     动作灵巧地躲过之后,艾尔莎的脸上再次浮现出诧异之色。

     “牧澄...你的手...”

     艾米莉亚单手捂住自己的粉唇,已经是说不出话来。

     “准确一点儿的说,是关于已经快要堆放不知道多久的变形卷轴的妙用。”

     牧澄微笑着摇了摇头。

     他现在的手掌就像是注入了绿巨人基因一样的感觉,巨大无比。

     上面一条一条的青筋鼓起。

     显得可怕无比。

     可是,这样的感觉,却与牧澄面带如沐春风一样的微笑相冲突,其中的错乱感仿佛变成这种可怕事物东西的并不是他的手掌一样。

     是的,变形卷轴并不是对艾尔莎使用的!而是牧澄对着自己使用的东西!

     “对待自己,就像是对待别人一样残忍,或许我应该把你的等级更加高抬一级才对。”

     艾尔莎目光玩味地看着牧澄,可是在其深处,却涌起一丝丝忌惮。

     或许现在后者并不能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前面那些种种情况结合起来,也能够让她知道,眼前的牧澄,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角色。

     真正正常的人会徒手去接别人的刀刃吗?

     真正正常的人会在手筋被挑断的情况下会果断的对自己的手掌使用变形卷轴吗?

     答案是:不会!

     所有人都怕死。

     所有生物都怕死。

     对自己使用变形卷轴的人,她,是第一次看见。

     “你这个家伙,或许是特异的一员吧。”

     艾尔莎眯起眼睛。

     “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牧澄咧嘴一笑,森森白牙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