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猎肠者,艾尔莎
    莱茵哈鲁特,在RE世界的全能型人物,单看一般的介绍就明白他到底有多么变态了。

     剑圣血统这些就不说了,看看他的加护。

     足足四十多种。

     要知道类似于菲鲁特这种世界的宠儿都仅仅只有一种风之加护而已。

     而就是哪一种加护,就令得牧澄对后者的速度毫无办法。

     所以,四十多种的加护,还有剑圣血脉这些东西,就足够说明眼前这个家伙的强力程度了。

     这样一个人物,居然对牧澄这么高看。

     “我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而已,很抱歉,我这个人藏不住什么话。”

     牧澄看着莱茵哈鲁特,自然也是冲着他轻微地颔首,旋即将手中的轻骑刺剑给收了回去。

     要吸引莱茵哈鲁特的注意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骚动,越大的骚动越好。

     后者本来就是为民考虑的人,所以肯定是会被骚动吸引过去。

     这也是牧澄从一开始就那么高调的原因。

     “哪里,刚才你的看法可真是震惊到了我呢。”莱茵哈鲁特轻笑着摇了摇头,示意牧澄不用拘谨。

     事实上,牧澄也丝毫没有拘谨。

     前世巅峰时期他的战力,是丝毫不逊色于身前的莱茵哈鲁特的。

     有敬佩,但是绝对不会因此把自己的气势落于下风。

     “原来如此...你们是想问问,这一带有哪些出名的盗贼吗?”莱茵哈鲁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身着遮蔽气息魔法袍的艾米莉亚一眼后,轻笑着摇头。

     “这样吧,我帮你去问问一边的卫兵吧。”

     莱茵哈鲁特十分热情的说道。

     “哪里,不用麻烦...”

     “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呢。”

     打断了就后面艾米莉亚想说出来的话语,牧澄直截了当地说道。

     “哈哈,我就喜欢和牧澄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呢。”

     大笑了两声,莱茵哈鲁特转身走向高个子卫兵。

     “喂...牧澄,这样不会麻烦到莱茵哈鲁特吗?”拉过牧澄的衣服,艾米莉亚小声地说道。

     “......”牧澄。

     这妮子实在是太善良了,这种心态在争夺王选的时候,绝对会出什么岔子的。

     这么想着,牧澄无奈地摇了摇头,刚要开口解释。

     “牧澄,你要的情报...这一带比较出名的盗贼的话,应该就是疾风盗贼菲鲁特了呢,有人看见她经常出入西区那边呢。”

     莱茵哈鲁特轻笑了两声,缓缓地说道。

     “是么?疾风盗贼啊...”

     牧澄沉吟一声。

     旋即抛开了这个话题没有继续谈下去。

     “莱茵哈鲁特,我接下来想和你说一些事情,艾米,你不用跟过来,这关系一些我的私人问题。”

     转过头冲着艾米莉亚吩咐了一声,牧澄示意莱茵哈鲁特跟来。

     或许是因为牧澄那几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古人话语得到了几分赏识吧,后者的确是跟了上来。

     “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有什么事情要说啊,帕克。”

     艾米莉亚挠了挠隐藏在自己脖颈处的帕克的皮毛。

     “不要看牧澄那个样子,他应该也是有很多故事的人呢,这里我们还是等待着他们回来吧。”

     帕克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

     艾米莉亚也只能这么点点头了。

     ----分割线----

     重新与艾米莉亚走回了街道上。

     “你到底和莱茵哈鲁特说了什么啊,澄。”

     艾米莉亚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没有什么,都只是一点儿小事。”

     牧澄干笑两声。

     “而且,与其在意我与莱茵哈鲁特究竟说了什么,还不如好好儿地关心一下你自己纹章的事情吧,艾米莉亚,都已经这么久了,也有被卖出去的可能性喔。”

     见到了莱茵哈鲁特的牧澄自然也是心情大好,反而打趣起身边的艾米莉亚。

     “我反倒觉得这是澄你随便找的借口。”

     艾米莉亚自然是不满意后者的敷衍态度。

     向前疾步走去。

     而站在她之后的牧澄,看着那道靓丽的身影,却轻笑出声。

     万事俱备...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像上一世那样,狼狈而逃了!

     双眼,闪过一道精芒。

     ......

     赃物库究竟在哪里,牧澄当然是十分清楚。

     也就懒得兜圈子,直接领着艾米莉亚向着赃物库走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

     看了眼前面的赃物库,牧澄断言道。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

     按照原剧情之中的进展来看,猎肠者艾尔莎即将也即将到来。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

     距离帕克休息的五点还有一段时间。

     “这个时间点的话...”

     牧澄眯起眼睛。

     按照原剧情来说,帕克正是在艾尔莎已经进入了赃物库,并且击杀了罗姆爹以及菲鲁特封口之后,也就是五点的时候休息的。

     现在的时间是四点半,也就是说——艾尔莎不是在里面就是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或许,就在周围,甚至看见了艾米莉亚也说不定。

     感知在这一个瞬间,被牧澄提升到了极限。

     深呼吸一口气,伸出手,将赃物库的门推开。

     咔吱——

     年久失修的赃物库大门抖落下来的灰尘,令得跟在他身后的艾米莉亚大皱眉头。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够难缠的啊,干脆一点儿,死心好了吧?”

     还没有走进去,就看见那一头标志性金黄色的中短发,还有那大大的黑色蝴蝶结以及不服输的眼神。

     “嗯,会咬人的兔子呢。”牧澄笑了一声,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罗姆爹都没有理会牧澄。

     气氛,凝固的像是铁块儿。

     “很抱歉,那不是我能够轻易说放弃的东西,请把它还给我。”

     当事人艾米莉亚终于发话了。

     与此同时,周边的缓缓浮现出了一丝白气。

     在半空中,缓缓地凝结出了巨大无比的冰柱。

     “请把它还给我!”

     再度说道。

     “啧...”

     菲鲁特不爽地砸了砸嘴,同时从腰部抽出了短刀。

     看样子,也的确没有归还赃物的意向。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

     铛——

     看着眼中划过一抹惊讶之色的猎肠者艾尔莎,牧澄轻笑一声。

     “你的目标,好像只有艾米莉亚呢。”